做价值投资的引导
股票K线股票知识

西王集团股陷债务危机 旗下三家上市公司尽显疲态

近日,拥有近500亿总资产的民营巨头——西王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西王集团”)换帅一事再次引发市场对其的关注,此番换帅,据了解,是由原山东省滨州市惠民县县长夏培剑来担任西王集团总裁一职。此前,西王集团曾因无法按期兑付10亿元短期融资券本息一事陷入债务危机,使得外界对集团的经营状况产生质疑,评级机构也因此对集团的信用等级进行了下调。回顾西王集团的发展历程,似乎从2017年齐星互保事件发生之后就一直不太顺利:资金链出现问题、盈利情况不乐观等。
11月16日,西王集团通过其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称,集团召开月度干部大会,王勇董事长出席大会并讲话,集团总裁夏培剑主持大会。上述消息证实,夏培剑已经出任西王集团总裁一职。
有观点认为,“辞官县长”的出任或许意味着滨州国资委会将介入到西王集团的运营当中,对企业进行一定的帮扶,是一个好的趋势。不过截至发稿,记者注意到此次职务调整尚未被更新到西王集团官网,总裁一职仍显示为西王集团董事长王勇之子王棣。
西王陷债务危机:担保受伤、债券违约风险加大
集团官网资料显示,西王集团有限公司始建于1986年,形成了玉米深加工、特钢以及物流、国际贸易等多个产业的全国大型企业。控股西王食品、西王特钢、西王置业等三家上市公司和西王集团财务公司。现拥有总资产近500亿元,职工16000余人。位列2019年中国企业500强第379位、中国战略性新兴产业领军企业100强第76位。
总资产高达500亿元、中国五百强企业之一的民营巨头,如今为何深陷危机?这还要从齐星互保事件说起。
据悉,2017年,齐星集团陷入61.6亿债务危机,随着这一危机事件的持续发酵,齐星集团“担保圈”内的相关企业均受到不小的冲击,其中,作为齐星集团最大的担保方——西王集团曾因此事件一度被推上风口浪尖。
在当地政府的协调下,西王集团最终按照担保金额的10%承担担保责任,解除齐星集团有限公司与西王集团有限公司的担保关系。据西王食品3月29日公告披露,截至当时西王集团对齐星集团及下属子公司提供担保余额达29亿元,但根据审计机构认定,西王集团对齐星集团的担保金额从此前的29.07亿元下调到25.53亿元,因此,担保金额的10%意味着西王集团实际需要支付担保金额约2.55亿元。
虽然破了一笔财,但也算成功消了这次灾,按当时西王集团董事长王勇来说,总算是从泥潭里拔出腿儿了。庆幸之余,西王集团似乎忘了自己曾是两条腿迈入的这片“担保泥潭”,而齐星事件的解决只是拔出了其中一条腿,另一条却依旧陷在里面。
2019年7至9月的这两个月内,西王集团先后被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和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而执行事由,是为邹平县供电公司提供担保所致。西王对邹平市供电公司在威海市商业银行济南分行办理的流动资金贷款6000万元提供共同担保,以及为邹平市供电公司在平安银行青岛分行办理的流动资金贷款8000万元提供担保。
原来,在之前的“齐星互保”事件中,除西王集团外,还有一个共同担保人,是邹平县供电公司,担保金额为10.275亿元。毫无意外地,西王集团也是邹平县供电公司对外贷款的担保人。
不断因为担保受伤的西王,最终自身也陷入了债务危机。据悉,在齐星事件发生后,山东省大部分金融机构便收紧了对此类企业的授信,很多民营企业的资金链因此受到了影响。有媒体注意到,也是从那之后,西王集团的筹资活动现金流净额开始转负,资料显示,2017-2019年上半年,西王集团偿还各种借款分别为39.79亿元、46.88亿元和19.75亿元。两年合计流失现金近百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截止2019年6月,西王集团现金流净额为13.58亿,货币资金13.74亿。而据了解,在2018年底,西王集团账上的货币资金数字为31.78亿元。

现金流的持续减少以及负债的增加,使得西王集团面临着债券违约的困境。
据报道,10月24日是西王集团2018年度第一期短期融资券“18西王CP001”的到期兑付日,上海清算所当晚发布公告称,截至日终未收到该期债券兑付资金。
同日,评级机构东方金诚将西王集团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评级展望为负面,同时下调“18西王CP001”“18西王CP002”的信用等级为A-2,并移出评级观察名单。
东方金诚表示,评级理由一是由于西王集团公告称“18西王CP001”于2019年10月24日兑付存在不确定性,二是因为西王集团2019年上半年盈利下滑,且近期有多期债券面临到期兑付或回售,整体流动性较为紧张,债券兑付存在不确定性。
据Wind数据统计整理,今年10-12月西王集团共有24.90亿元债券需到期兑付、10亿元债券面临回售,总计约35亿债券到期(含回售),对其来说,将面临不小的压力。而据西王集团2019年中报显示,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末,西王集团流动资产合计为137.86亿元,流动负债135.55亿元,同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1.23亿元,较上年同期68.49亿元锐降83.6%。这些债务能否及时偿还存在着极大的不确定性。
债务危机背后:旗下三家上市公司尽显疲态
据悉,目前西王旗下有三家上市公司,分别代表西王三大主业:
西王食品2019年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共计42.06亿元,同比下降1.04%;实现净利润3.33亿元,同比增长0.88%。在今年第三季度,西王食品的营收为14.32亿元,同比下降4.02%;净利润为1.08亿元,同比下降13.45%。
截至报告期末,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3.79亿元,较上年同期8.67亿元减少4.88亿元,同比下降56.3%。
与此同时,有媒体注意到,西王食品两大股东西王集团、山东永华投资的股份已经高比例质押,凸显现金流紧张状况。
除自身股东资金链存在问题外,在整个粮油大环境中,以西王食品目前的情况来看,未来发展也并不乐观。快消品营销专家路胜贞表示,在食用油市场,西王食品在玉米油领域是领头企业,但品类在自身功能和附加值不能提高的情况下,未来会陷于价格竞争,玉米油市场的品类低附加值决定了它溢价力低。西王食品为保持上市公司的收益,需通过实行多元化或是收购其他资产等方式来扩大自身利润增长点。
西王特钢2019年中期财报显示,公司营收为59.60亿元,同比微涨0.06%;公司归母净利润为1.83亿元,同比大幅下滑67.90%;毛利为5.52亿元,同比大跌48.30%。
对此,公司解释称,受钢材价格下降以及原材料价格受年初国外矿山尾矿坍塌事故发酵超预期上涨等因素的影响,钢厂利润空间被压缩,公司钢铁板块的获利能力有所减弱。
西王置业中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公司营收为人民币2008.2万元,同比上涨59.41%。公司归母净利润为1228.00万元,同比大跌73.4%。置业业务也是增收不增利!
据悉,西王集团早在2013年就关停了地产业务。目前香港上市公司西王置业仅围绕西王及周边社区建设配套,承担社会责任,参与新型城镇化建设,不再对外开发地产业务。
如此看来,西王集团的三大上市公司的经营情况并不乐观,外加近年来在资金链上出现的各类问题,西王集团未来的发展之路可谓任重道远!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