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价值投资的引导
股票K线股票知识

实控人质押危机难解 “苗药第一股”贵州百灵资金承压

股票配资

“苗药第一股”贵州百灵(8.87 +0.23%,诊股)(002424.SZ)正陷入内忧外患中。

9月30日,深交所向贵州百灵下发关注函,要求说明公司控股股东、董事长姜伟将其所持11%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华创证券行使一事是否触发对公司股份的要约收购,华创证券是否会继续增持股份或受让表决权。

10月10日,就上述委托协议一事,时代周报记者致电贵州百灵董秘办,有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姜伟暂无放弃自身实控人地位的打算,其余事项则以公告为准。

近年来,姜伟及其一致行动人频频通过质押股权、高额分红等方式套现,甚至在2019年违规非经营性占用公司20亿元。

10月12日,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在参加国新办“提高上市公司质量”政策例行吹风会时表示,当前要下大力气解决的“痛点”是股票质押风险、资金占用、违规担保等问题。最后两部分提高违法违规成本和形成工作合力,是目前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的关键点和薄弱点。

实控人股权质押高企

9月24日,贵州百灵披露,公司控股股东姜伟计划将持有的贵州百灵11%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华创证券。根据9月27日公司发布的权益变动书,在此次交易前,华创证券及其管理的资管计划已持有贵州百灵11.43%的公司股份,交易完成后,华创证券则拥有22.43%股份的表决权,姜伟则拥有45.75%的表决权,仍是公司实控人。

实际上,华创证券此次出手拿下公司表决权的原因或与“纾困”有关。

2018年12月,贵州百灵与华创证券、姜伟及其一致行动人签订了《民企支持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在该份协议中,华创证券拟通过其管理的纾困资金为公司提供总规模不少于18亿元的资金支持,纾困基金存续期为3年,可延长至5年。此举的目的为公司“提供流动性支持,专项用于解决股票质押率过高的问题”。

然而,质押困境并未因纾困基金的到来而有所缓解。相反,进入2020年9月以来,姜伟及其一致行动人的资金危机愈发严重。

9月11日,姜伟在中信证券(31.35 -1.17%,诊股)质押的2822万股到期待购回,姜伟拟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这笔约占总股本2%、总价为2.43亿元的股份,定价方式为前一交易日收盘价格的91%。

9月18日,与姜伟为一致行动人的姜勇质押给银河证券的0.26%股份遭遇强制平仓而被动减持,减持后姜勇所持股份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10.79%。姜勇是姜伟的弟弟,任贵州百灵的董事、副总经理一职。

同日,姜伟质押在中金公司(– –,诊股)和海通证券(15.01 +0.07%,诊股)的各占总股本2%的股份均以协议转让方式进行处置,转让价格为转让协议签署前一交易日收盘价的70%,两笔质押款项总计达3.63亿元。

公告显示,这两笔股权质押均以“证券行业支持民企发展系列”资管计划的形式命名,由两家券商作为管理人。同时,这两个资管计划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备案的时间均为2018年11月7日。

9月25日,姜伟质押在申万宏源(5.51 -1.25%,诊股)的4笔股票亦到期待购回。此次质押的股份达4.4亿股,占总股本的3.1%。定价模式同样为协议签署前的交易日收盘价,共计2.7亿元。

上述贵州百灵董秘办相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称,采取该定价模式,是“双方协商得出的结果”。

据贵州百灵9月24日公告,截至公告日,姜伟持有贵州百灵45.96%的股权,质押比例高达88.88%;姜勇则持股10.79%,质押比例达68.43%。公告同时称,姜伟“资信情况良好,运营投资的非上市公司经营情况良好,具备相应的资金偿还能力”。

实际上,姜伟还曾违规占用公司资金超过20亿元。

7月6日,在对深交所问询函的回复中,贵州百灵称,2019年公司实控人曾多次非经营性占用上市资金。2019年,公司以预付货款、银行贷款定向支付的方式向3家供应商累计划出资金20.85亿元,其中,通过供应商进行的银行倒贷资金达14.2亿元。同时,公司在该份回复中表示,截至本问询函回复日,实控人已全部归还非经营性占用资金及利息,占用余额为零。

业绩增长乏力

除了实控人数次减持、质押和违规资金占用等问题,贵州百灵在经营上也乏善可陈。

贵州百灵的主要业务包含心脑血管类、咳嗽类、感冒类、小儿类药品市场。其中,新冠肺炎疫情对感冒药品市场造成了较大冲击。

贵州百灵表示,上半年医院就诊人数大幅降低,基层医疗机构基本处于歇业及半歇业状态,医药消费大幅降低,同时医药市场感冒、咳嗽、清热解毒和退热类产品的销量被严格管控,整体销量受到较大的影响。

半年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贵州百灵实现营收12.8亿元,同比减少5.42%,归母净利润9469万元,同比减少55.32%。除此之外,经营活动导致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减少52.37%,对此,公司解释称是由于销售费用增加及市场人员借支所致。

2020年上半年,贵州百灵的销售费用为4.44亿元,增幅达16.39%。与此同时,研发费用不增反降,下降23.56%至8655万元。

一位医药行业投资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贵州百灵近些年在新药研发上的力度不足,宣传上也不如前几年。“公司董事长似乎跨界做了许多方面的投资,没有把重心放在医药行业上”。

2020年半年报显示,贵州百灵在多元化发展上仅有肥料销售和纯净水销售被列入营收统计内,二者合计营收911.9万元,仅占总营收的0.71%。

天眼查显示,姜伟的投资范围包括餐饮、石化和房地产。其中,贵州百灵石化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6月14日,注册资本5亿元,姜伟持股55%。

在营收、净利双下滑的情况下,贵州百灵试图蹭上“新冠肺炎”的热点进行炒作。

5月22日,贵州百灵在官网、官微发文表示,旗下两款独家苗药—咳速停糖浆和咳清胶囊对轻型、普通型新冠肺炎治疗有效。次日,贵州百灵的股价应声大涨,三个交易日累计涨幅达10%。

随后,贵州省药监局介入宣布将对这两款药物的有效性进行核查。

截至目前,该文章在其官网、官微上已被删除。针对这两款药物的有效性核查情况,上述董秘办有关负责人表示“不便透露,以上市公司公告为准”。

眼下,贵州百灵正将希望寄托在即将上市的“糖宁通络”非标制剂上。5月11日,贵州百灵在业绩说明会上表示,未来业绩的增长点将寄希望于公司在研的“糖宁通络”。

在8月27日发布的公告中,贵州百灵表示,糖宁通络对2型糖尿病患者的糖化血红蛋白异常具有很好的治疗作用,降糖幅度与《2017年版中国2型糖尿病防治指南》中的一线备选降糖药物的降糖幅度相当。

该份公告同时显示,该药物已获得贵州省、湖南省和内蒙古自治区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审评批准的《医疗机构制剂注册批件》。

一位医药行业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获得省级的药监部门批文意味着该药品可以在三省的部分医院进行推广使用。但目前该药品尚未获得国药准字号的批文,还不能在市面上进行流通。

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