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价值投资的引导
股票K线股票知识

股路不归第七十七章 股路不归第七十八章

股票配资

第七十七章

3月24日,几乎所有的媒体都刊登了专家的言论——“政府救市迫在眉睫,看起来不救都不行了。”走进办公室的那一刻就感觉不一样,大家的神色看起来都轻快了许多,我想大家都看报纸了。

距离开盘还有一点时间,我站在窗户前本能的看远处的静安寺,那儿一片安静,我已经没有了昨天烧香时的那种感动,剩下的只是平静如水的等待。

开盘了,我吩咐报单员每个报价级差价50元,单笔单量150万股,3分钟买进一次,未成交单子立即撤掉,循环挂单。

很容易指数开始上涨,所有的股票几乎都开始上涨,很快大盘接近了1000点的整数关,人气依然高涨,我通知停止买入。会计送来统计数据我看到Gp居然达到1:20。这是我没有想到的,媒体的力量是伟大的,人们压抑在心底里那种渴望终于被点燃,每个人激动地做着同一件事情——买进。

这样的激情持续了大约40分钟的样子,价格开始徘徊不前,我吩咐报单员:“级差价格30元,单笔单量100万股,卖出。”股价迅速回落,指数也掉头向下,当指数接近昨日收盘价的时候,我通知报单员:“停止卖出。撤销所有未成交的挂单。”这是一个非常令人难受的价位,短线卖出没有空间,继续持有又担忧股价下跌,利好传言的刺激更是充满了希望,我们不动的时候价格几乎没有什么趋势可言,上下也就那几个点,散户在进行零星的交易。整个上午交易清淡。

中午,我再次去了隔壁的证券营业部,我想看看大家都在做什么?当我走进证券营业部大厅的时候,里面热闹的场景我没有预料到,看起来人们对后面行情的希望非常大。

这让我开始有所担忧自己的计划能否得以顺利执行,我需要在目前的价位建仓,需要迫使这些人卖出手中的股票,但是又不能伤害他们的交易热情,这是比较为难的事情。“你不买股票啊?”我扭头发现是那个经常和老阿婆在一起的阿姨在问我,阿姨脸上的神色非常欢愉,看起来买了个低价。她说:“现在赶快买股票,政府要出台好政策了,股市有行情要涨的。”看她开心的样子,我很沉重地说:“你今天赚钱了?还是卖出吧,大势不好能赚钱就赶快卖掉,等涨起来再买也可以的。”她满脸不屑的说:“哪有你说的那么轻松的事情,政策已出来股票都飞上天了。你傻啊?!”我只能苦笑。

我说:“那位阿婆怎没有来?高血压好了没有?”她说:“你说白头发的阿婆吧,她昨天去世了,看电视股票跌得一塌糊涂,高血压脑溢血没有抢救过来。”

我愣愣地站在那儿,一时不知道说什么。资本市场一定是血淋淋的么?这个在教科书上学了许多遍的资本定义,多年来已经渐渐的淡忘了,今日硬是被活生生的现实让我领教了,而且,这血有可能是因我而流。

我不能接受这个现实,我忽然想大声的呐喊,我想哭、想笑,我不知所以然。但是我还是冷静的这样站着,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我诧异我为何如此冷漠?

回到公司之后,我坐在电脑旁边,看着这两天以来的股价走势,两根阴线如同两根黑色墓碑,上下衔接,这碑上应该写上谁的名字?!

下午开盘,我冷漠的吩咐报单员:“级差价格30元,单笔100万,买进。”报单员机械的向场内下达交易指令。股价开始急速攀升,大盘也开始快速上涨。指数创出全天的新高,达到996点,我希望尽可能的延长时间,希望能有几个人跑掉。

会计送来统计数据,我看了看,Gp达到29了。我吩咐报单员:“停止买入,撤掉未成交单子。级差价格50元,单笔200万股,卖出。”

指数开始掉头向下,途中略有反复但是经不起疯狂的抛单,股指几乎以全天最低点收盘,留下一个长长的上影线的阴线。站在那上影线上的人,都成了牺牲品,全天的交易最终还是一没有换来一点点兴奋。是的,股票不是个好东西,你只要沾上它,不管是什么人都失去了快乐。难怪有人说:“如果你爱一个人带他到股市,这儿是天堂。如果你恨一个人带他到股市,这儿是地狱。”

第七十八章

整个一个下午,我始终不能从那个去世的老阿婆低落的情绪里走出来,盲无目的在大街上转,我想找一个人诉说,我想告诉他我的苦衷,也想告诉他我的欢乐。

这个时候我最想的还是我的父亲,远在农村老家的父亲,我想告诉父亲我的苦衷,想听他说说我的对错,父亲是公正无私的。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要伤害一个人,即便是自己吃亏,也不愿意让别人不开心,人缘很好。

我几乎走了3个小时了,实在太累了我就地坐在马路边,背靠着路边的香樟树,迷茫的看着身边穿行的人和天上飘过的云。

看到过路的人都很怪异的眼神看我,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西装革履,领带斜挂在脖子上,一脸的失魂落魄,我很不高兴的瞪着看我的人,站起来搭车回酒店。

小马从北京打来电话,告诉我活动的事情准备的很好,参加人员都很有身份,一定能达到我要的效果。保证在4月5日消息见报。我听后告诉她:“明天下午收盘之后,我想有消息在市场流传,救市政策即将公布。”小马说:“没有问题。”

3月25日,早晨开盘略为高开,我吩咐报单员单笔单量300万股,不限价格卖出。很快不到30分钟,指数从960多点直逼900点整数关。看了统计数据之后我发现Gp达到了1:30。我很满意这样的数据。也能想象的到证券营业部委托柜前一定乱成一锅粥了。人站在人身上希望自己的单子早点成交的心情足以让人发疯。

我通知报单员:“停止卖出。”价格自由落体开始震荡,这样的疲软行情持续了大概40分钟之后,股价开始有所上涨,我想山子他们可能开始动了。于是,我吩咐报单员:“级差价格150元,不限量买进。”我明白这一笔单子下去,所有因为股价下跌太快而没有成交的卖出单子都会全部成交,只要挂单,每个人都会如愿以偿的。

时间过的很快,一个上午的交易结束了。今天的心情相对前几天来说,好了许多。小张过来问我怎么吃饭,我看了大家一眼:“你们要是愿意的话,我们中午一起吃饭。”他们都笑,然后说:“苏州河边。”

吃面是我改不了的习惯,吃什么都没有吃面感觉舒服,到上海以后唯一改变的习惯就是不吃蒜了,因为我要为大家的身体健康负责。

吃饭期间气氛比较轻松,会计说:“谢谢你帮我们,不然就出大问题了。”我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会计继续说:“听说咱们这个部门很快就要撤销了,估计应该是这笔资金作完之后吧。”我愣了一下:“不会的。你们不要多想,即便是不在这作还会换地方做的。”会计说:“别安慰我们,领导找我谈过话了。要我坚守最后的岗位,不能出差错。”我说不出什么话来,这一行就这样,操盘手不出大问题一直能做,会计报单员不断的在换。我问道:“未来怎么打算?”会计说:“我就要退休了。”小丽说:“领导找我也谈话了,我选择出国上学,和小张一样的选择。透支就是因为想最后赚点钱,谁知道就出事了。”我说:“没事的,你们的帐户都在一类帐户里,补偿金不少,另外我还会向领导提议多奖金给你们。工龄买断等等一定会照最高标准的。”这个时候,谁也不说话,毕竟在一起马上2年了,要分开了还是有点失落。

下午开盘不到30分钟,我感觉交易有点不对劲,打电话问山子:“你们他妈的在干什么?这么匆忙?!”山子说:“没有啊,还是按照计划在做。”我愤怒的质问:“盘面怎么回事?”没想到他们也正在纳闷,还有谁比我们还厉害在折腾。

忽然小马打来电话,说:“对不起,原本计划收盘之后公开的信息,谁知道地方电视台中午有个股票栏目,主持人为了炫耀自己的先见之明,提前说了。希望不会有什么影响。”我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我说到:“不会有影响的,你安心组织好会议就可以了。”

我吩咐报单员:“撤掉卖出的单子,放任自流。”一直这样坚持到收盘,没有想到硬是被人抢出一个30点的下影线,人民的力量还是很强大的。

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