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价值投资的引导
股票K线股票知识

股路不归第七十五章 股路不归第七十六章

股票配资

第七十五章

下午开盘了我吩咐报单员:“,停止抛售把未成交单子全部撤掉。”大约5分钟的样子,大盘指数开始原地踏步,始终维持在960点上下震荡,我估计他们也停止了抛售。

于是我吩咐报单员:“级差价格20元,单笔单量400万股一次性下单,买入。”报单员抬头看我:“买入?”我点点头说:“买入。”

随着交易指令传进场内,股价忽然发疯一样开始上涨,从暴跌30%几乎到红盘,所有上午挂单抛售的筹码被我全部吃进。

会计送来统计数据,目前持仓43%平均价格下降27%,Gp1:3。我明白目前还没有人有胆量跟进,但是,价格不跌很多投资人仿佛看到了希望,也不愿意卖出了。

我吩咐报单员:“停止买入,把未成交单子全部撤掉。”我静静的观察盘面的变化,下午的交易已经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指数接近1000点的整数关。交易开始清淡,很多股票几分钟都不交易一笔,看起来双方都进入胶着状态。

我吩咐报单员:“级差价格25元,单笔单量130万股,持续抛出”。报单员开始向场内传达指令,指数再一次疯狂的开始下跌,一直到收盘,所有股票都失去了抵抗力,几乎最低点收盘,下午跟进追涨作短线的资金全部被套。

全天的交易非常理想,会计在一旁向我报告全天的交易统计:大盘跌幅6%,我们目前持仓总量32%,整体持仓价格下降20%,几只统计范围内的股票全天跌幅都超过30%,Gp收盘前达到1:12。两天之内统计范围内的股价下降79%。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状态,跟风盘终于显示出巨大的恐慌,小资金终于不能承受下跌的痛苦煎熬,大部分选择了放弃。这是个信号,一个极端信号,虽然恐惧但是人气未散,否则要是人气散了接下来就不好做。整个计划很可能失败。

我吩咐大家:“下班,资料存档吧。”

下楼以后司机在门外等候,看我出来急急忙忙迎上来帮我开门,我告诉他:“你今天去忙吧,我不想坐车,我自己走走。明天早晨去酒店接我就可以了,下午去办自己的事情,把妻儿老小带出去转转,难得的好季节。”小伙子说声谢谢,高高兴兴地走了。

我沿着淮海路一直往前在,一边走一边捉摸下一步的操作步骤。投机就是人玩人,一个心理上的较量,也是专业知识和智慧的比拼,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在金钱面前无非就是两种表现,恐惧和贪婪。要想成功地从投机市场赚钱,就必须很恰当的把握投资人的心理,用股票的价格走势引导大家,在不该恐惧的时候恐惧,不该贪婪的时候贪婪。能做到这一点基本上就算是成功了。用股价操纵投资人情绪变化是一个方面,还要利用周边环境,让投资人产生你自己所需要的情绪体验。

走走停停,耗费了大概2小时的时间,一直走到外滩,本来想黄浦江边转转,但是看到人头攒动,熙熙攘攘的人群,就失去了兴趣。

回到酒店之后,心里特别空虚,看着镜子里的我,西装革履,领带扎得紧紧的,看着看着感觉领带就像一条蛇一样,捆住了我的脖子,我已经厌恶了这套行头,于是疯了一样从身上拔下衣服,扯下领带,一古脑扔进垃圾筐。我真的很想和父亲一样,穿上中式的老棉袄,扛一把锄头,在田间地头耕耘,收获着自己的喜悦和成果。

那个老阿婆不知道怎么样了?连续两天时间跌去了将近80%的幅度,还有多少人会如同老阿婆一样,住进了医院。我想我应该去看看她,可是我算干什么的?怎么说?我能说对不起么?我只能想想,折磨一下自己的灵魂而已。

忽然我特别想去庙里,看看时间我穿上夹克,冲出酒店打出租车直奔静安寺,问买票的说还有2个小时关门,买了香、蜡烛我走进了静安寺,点上香的那一刻我忽然感觉,这是一种很神圣的的举动,原来并不理解人们为什么要这样虔诚的烧香,现在明白了,这是发自内心的一种感受。

在大殿里,看着慈祥的佛像,我慢慢的跪下,很虔诚的磕头,当我的头碰到那个垫子的时候,我忽然泪流满面,头一直顶着垫子我不愿意抬头,就像这样的姿势让眼泪尽情地流淌。

好久,一个声音在我旁边说:“先生,你没事吧,要不要帮忙?”我擦了一下眼睛,站起来说声:“谢谢,不需要帮助”。这时候才发现对方是个和尚,他看着我我看着他,他说我有善缘,我不懂是什么,应该是好的意思吧。没有多想转身离开,他在后面远远的说:“放下就好了。”我一愣,稍微停了一下脚步,但是我依然没有回头,继续向门口走去。

第七十六章

已经快7点了,我回到酒店,小马打来电话说:“一切进展都很顺利,几个经济学家都呼吁救市,同时也谈到了1000点的重要性,晚上12点电视转播研讨会实况。明天早晨所有报纸都会看到同样内容的文章,主要的内容我都审核过了,基本上都是通稿。”

我听完没有发表意见,一直在沉思,小马等不住我说话问我:“老师你看我是回上海还是继续在北京等候?”我说:“你继续在北京吧,筹划另外一场活动,争取再组织一次研讨会,最好有相关领导参加,这样更有分量,如果实在不行退一步找一个能和管理沾上边的经济学家也行。我需要在4月初听到救市的半官方言论。你去忙吧。”挂了电话之后,我这才想起还没有吃饭,打电话给餐厅,送一份米饭一份八宝辣酱,算作晚饭了。

晚上12点我准时打开电视,看到几个比较有影响的经济学家和一些比较知名的股评,就有关1000点的救市展开经济层面的讨论。

每个人都很认真也都很严肃,1000点的重要性不仅仅关系到千千万万股民的利益问题,更主要的是信用和社会责任的问题。更严重的是,一旦刚刚启动的行情因为失守1000点将会重新回到漫漫熊市,到那个时候整个股市的融资功能将会彻底被毁掉,那样的话股市也就完了,股市完了一定会影响到中国的经济改革开放的成果。

另外一个经济学家从社会稳定的角度谈论了1000点的重要性,股市要是完了炒股的老百姓一定会对目前现状不满,这将会给维持社会稳定带来许多不利的因素。

相对于经济学家来说,股评人士的话更加幼稚甚至可笑,这位老兄声色俱厉的讲道:“破1000点将彻底伤了投资人的心,人心伤了股市还能生存吗?这样的话将会有很多投资者选择离开股市,那个时候股市将会彻底失去存在的价值,未来很多年都不敢有人在参与股票投资了,我们的股市怎么办?”我关上电视,我知道这个节目被大众看到之后一定会备受鼓舞,这么些大人物都说了一定要救市,那么,股市还是有希望的,没有必要那么悲观失望。

连续两天的跌幅大大超出所有人的心理承受范围,很容易产生交易疲态,都不愿意参与交易就不好收拾了,毕竟我还需要低价位的廉价筹码。所以,这些可爱的经济学家和股评人士正好用他们善良的良心,为我当了一次非常合格的帮凶。

如果说电视媒体带来的仅仅是昙花一现的功效,那么明天各大报纸的影响就是很有生命力的了,电视看到的是经济学家直接再说,上了报纸的可是经过掐头去尾加工过的文章,一切都在掌控范围之内。

资本市场的残酷可能就体现在这儿,这也恰恰是它的魅力所在。全世界的股市运作大同小异,没有什么高招,股价的运行总是依据资本的运行规律在运行,向利润大的方向流动。

想想大家都很悲哀,假如市场要是没有了这些评论家,也许投资人的日子过得还能好一些,消息越多越复杂,投资人越难适应。

明天需要给所有人一点点希望,我陷入纷乱无序的思绪当中,需要一个冷静的环境让我安静下来,打开哀乐,声音放到极小,不细心听就听不到声音,我关闭了所有的灯光,坐在地毯上,背靠着床静静的倾听那如泣如诉的音乐。

坐在地上我才能有些许的安全感,资本市场的残酷和浮躁,让我始终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心理失衡,我找不到自己灵魂的所在,没有了心的归宿。

当我被痛苦折磨的时候,所有在资本市场生存的人,痛苦都不会比我小到哪儿去,因为他们看不到希望,一切都非常渺茫,失去的一切能否再回来,都是未知数,所以,他们可能更痛苦。

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