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价值投资的引导
股票K线股票知识

股路不归第七十三章 股路不归第七十四章

股票配资

第七十三章

电视上有四个人在谈论股市的问题,争论过后基本上意见一致——大跌必有反弹。有位专家非常有自信的说:“大跌不有反弹,牛市大行情这样大跌幅,应该是建仓的良机,特别短线资金应该大胆买入。”我关上电视,闭上眼睛开始思考全天的交易细节。我要做到万无一失,必须这样,我面对的是一个庞大群体,直接涉及到金钱利益,大家都很敏感。

从整个交易的情况分析,大部分人并没有卖出手头的股票,Gp太低,买入的基本上到下午都成了被动性买入,主动买入的也很少。说明投资人比较矛盾,持有筹码的不愿意卖出,还是寄希望上涨,从盈利变为亏损心理上的落差短时间内很难适应,不卖出并不是因为看好后市的发展,主要是希望有个好点的价位卖出,这估计是大众目前最为复杂的投资心理。专家的言论过于激进的十有八九不做股票,说股票不花钱的,说错说对没有关系,稍微有些犹豫的估计参与股票投资了,这些人的言论才反映出市场真实的状态。

主持人的话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更为理性一些:“1000点是牛市的生命线,管理层能否出台相关的救市政策,直接关系到千千万万股民的人气。。。。”等等。

1000点,我也看这个位置,一定要击破这个位置,给小投资人彻底打击,迫使大部分人在1000点位置崩溃,吐出手中的筹码。但是,也要更多的人在1000点之下寄希望很大,上涨跟风就会很大,有利于短期出货。

坐在地板上,靠着床沿,思考着完善着整个交易计划,我每天需要这样不断的思考,只有不轻视对手才能最终获得成功。

小马打电话来,告诉我说:“老师,明天早晨主要媒体会刊发经济学家孙某某的文章,力保1000点,考验管理层机构的智慧。明天下午2点举办股市与中国经济发展年会论坛,论坛的内容晚上电视节目转播实况,会议结束之后我会及时向你汇报。”我告诉她说:“我希望听到异口同声救市的呼声。别的没有特殊要求,你忙去吧。”

我需要有人安慰这些散户,不能在我出的时候他也出,这样的结果不是我要看到的,最佳的状态是破1000点之后出货。

夜静悄悄的,我丝毫没有睡意,脑子高度紧张的思索着我可以预见的所有问题,直至有一个完整的应对策略,我才能睡得着。

站起来趴在窗户,静静地看外面,街上行人稀少,3月份的上海晚上还是有点冷,黄浦江上传来轮船的鸣笛声,人们可能早已进入了梦乡,没有入睡的我想大概都是股民,一天经历40%的跌幅,财富缩水的速度足以让人崩溃。面对突如其来的打击,大部分人手忙脚乱,根本没有什么应对的策略,对股市的了解仅限于邻居赚钱了或者报纸上说某某人炒股发财了等等,思想上根本就没有想过投资失误怎么办?股票买卖之前都需要做一些什么样的准备工作,买卖之后要做一些什么样的工作等等,决策的依据无非两种,听专家或者身边有资历老股民的建议,或者干脆凭自己的感觉买卖,顺境当中不能赚钱,逆境当中更是危机四伏了。最不幸的是大部分投资人不认识自己,总感觉自以为是,自己的所作所为还是很有水平的,即便是错了也是市场错了,自己没有任何过错。

把资本市场的投资行为当作消费,可能是投资人始终不能走出围城最主要的障碍,资本是用来增值的,那么就一定要符合资本的运作规律。资金才是消费的,因此当大家用股票买卖满足了自己的心理情绪体验的需求之后,投入股市的资本就理所当然地成为资金支付了自己情绪消费的成本。所以,股市上不存在亏损。每个人都会有收获,投资的人收获了金钱,消费者收获了需求被满足的体验。

想到这些问题就很沉重,也很矛盾。投资人不能也不会明白这些道理,都明白了资本市场也就该灭亡了,但是都不明白小投机者就要灭亡。到底谁该死?!

谁该死?谁都不该死,世界就在矛盾中生存和发展。

第七十四章

今天的天气不是很好,心里阴沉沉的,赶到公司看到大家都在忙碌,走进办公室大家看到我进来都站起来打招呼,我看了一眼小丽精神状态还可以,没有说话。

我的办公桌很大,除过一台电脑之外,什么都没有。这个行业的习惯就是这样,职业操盘手工作的时候,完全封闭在自己的思维当中,不接触媒体的任何信息,更不会去和任何人探讨有关股票操作的计划等等。人在完全封闭的状态下,思维是最活跃的,也是最冷静的,所有的思维结果都很接近实际存在。

开盘了,我吩咐报单员:“手头所有股票每个级差价格20元,每笔单量100万股,卖出。”报单员开始向场内下达指令,从交易所场内返回的数据显示,交易不是很积极,价格就在开盘价附近震荡,大盘指数看起来也是波澜不惊,这样的走势持续了大约15分钟。

我再次吩咐报单员:“所有股票每个级差价格120元,每笔单量150万股,连续追加抛出。”新的指令传达到场内之后不到2分钟,大盘指数开始猛烈下跌。指数很快跌破1000点,山子、老胡的交易看起来也比较顺利,整个市场几乎是一边倒走势。

会计送来统计数字,截至现在我们持有股票仓位22%,股价下跌71%,净亏损超过10亿,手头持有现金占总资金的49%,占现有资金的60%,Gp在大盘破1000点之后达到1:9。跟风抛盘比较严重。

大概看了一下统计数字,我吩咐报单员:“继续抛售手头的股票,价格维持每个级差价格20元的水位,单笔单量120万股,5分钟抛出一次。”

价格继续下跌,我需要给老胡、山子他们预留空间,就这样维持着行情的走势,直到中午收盘,指数在最低价收盘,成交量很大,这让我很满意市场的表现。

从中午收盘之后的统计数字看,两天时间股价下跌76%,Gp达到1:12左右,看起来这个时候有人真正的恐慌了,他们开始抛售自己的筹码,50%是一个心理的支撑位置,60%则是崩溃的边缘,计划的第一步已经成功了。

心情显得格外轻松,我一个人再次来到隔壁的证券营业部,我想去看看那位老阿婆,想告诉她不要卖出股票,过几天会涨上来的,可是,我也明白老阿婆不会听我的,因为,在她眼里我不懂股票。

仍然没有看到老阿婆,却看到了经常和她在一起的一位中年妇女,我走上去问:“阿姨,股票现在能不能买?”她看了我一眼:“哪能买啊,都快跌死了还敢买?你脑子坏掉了吧?”我问她:“和你在一起的老阿婆怎么不见人了?”她说:“昨天跌的那么厉害,她的股票一多半都拉掉了,高血压送到医院去了。”

我一愣,这是我没有想到的结果,心情异常的沉重。我谢过这位热心的阿姨,顺便告诉她:“都跌了这么多了,就别卖出了。它一定会涨起来的,要是卖了就真的亏了。”她说:“这不行的,不跑掉就亏没有了。”我不能说服她,巨大的恐惧完全控制了她所有的思维,只剩下一个信念,尽快卖掉股票,逃离可能让自己有一些安全感,殊不知现在卖出给未来追涨又埋下了灾难的种子。

没有心思再走,看着证券公司这些可怜的人,拥挤在一起不吃饭排队等候开盘报单,人挤人,各种声音夹杂在一起,让人感到世界的末日仿佛要来临了一样。

可以大概计算得出,从上午开盘到收盘,一路急跌很多挂单都没有成交,真正挂单的价位大概都在两天交易的总跌幅60%左右挂单。因为之前的价位还不能产生如此的恐惧感。

回到公司,我让助手去给我买饭,外面开放式的办公室几乎没有人了,大家都出去吃饭了。今天公司的气氛异常沉重,按照规定职员不能买卖股票,可是背地里都在买卖,暴跌之后大家都无一幸免。

看着空荡荡的办公室,我感到很压抑,大家都很辛苦,如此的局面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能保护大家,大家也不会知道是我逼大家倾家荡产,我所能做的就是每次资金运作结束之后,建议公司多发奖金。

残酷的资本市场可以让人变成魔鬼,也可能让魔鬼变成天使,小投资人失败好像是一种宿命,但是,又有多少人思考过改变自己,让自己的行为能和市场保持高度一致呢?很多时候,人在关键的时候都选择了尊重自我,蔑视自己之外的所有现实的存在。人的天性如此,和善良、道德、知识程度等等都没有任何必然的联系,因为人不管怎么说都是动物,只不过是高级动物而已,但是再高级也难摆脱本能的束缚。

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