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价值投资的引导
股票K线股票知识

股路不归第七十一章 股路不归第七十二章

股票配资

第七十一章

我5点钟就起床了,做了一夜的噩梦,没有睡好头脑发胀,心里空荡荡的不知所措,好像要发生什么事情一样。

走进浴室茫然的看着镜子里的我,拧开热水,水流声让我渐渐的平静下来,思路也开始灵活起来。是的,今天要发生大事情,天翻地覆的大事情。

我计划全线打压股指,一直跌破1000点的整数关,迫使所有参与者在短时间内损失70%以上,然后在1000点之下接单,再往上拉一直突破1400点,从1200点开始出货,整个计划在15个交易日内完成。

70%的亏损?100块钱只剩下30元?!我不知道投资人如何面对这个结局,我打了个冷颤,急急忙忙站在淋浴喷头下面,任由热水浇灌缓解来自内心的寒冷。

忽然想起了我的父亲,他看起来有些木纳的神态总是让我感到心酸,他的善良和宽容带给我人生许多的感悟,在心里我默默地发誓要让父亲生活的更好更好。这个时候我也想到了那个留在我印象里的老阿婆,以及和她一样的老头老太,他们都和我的父亲一样,是善良、诚实的老人,他们进入股市的初衷是美好的,只有一个简单的目的,能够通过买卖股票增加自己的收益,仅此而已。可是酗血的资本不会因为谁善良就会额外的照顾,也恰恰是因为善良才让资本袭击得淋漓尽致。善良、正直、诚实等等生活当中最美好的准则,在资本市场却彻底成了极大的弱点,招致灭顶之灾。

和我一样,这些投资人此时此刻也许正准备赶往股市,开始一天新的希望,他们也许不知道今天是灾难日,3月22日,我会一生记住这个日子的。

不知道是不是罪孽,但是这是我的工作,我必须赚钱,矛盾的心态一直让人感到非常焦虑,这是职业病,一个稍微有点良知的人从事这个行业都会焦虑不安,因为资本市场的投机实实在在是零和博弈,有一个人赚钱必须有一个以上的人亏钱。

谁有罪?谁该拥有财富?谁就该倾家荡产?来资本市场到底做错了什么要承受如此巨大的惩罚?等等的问题一直像一条蛇一样吞噬着我的灵魂。

谁也没有罪,但是拥有财富的人应该是懂资本的人。是的,懂资本的人。我真想把“懂”这个字书写成巨大的广告牌,挂遍每个证券营业部,告诉每一个试图从资本市场获取财富的投资人。懂市场、懂自己、懂股票、懂资本等等。一切都属于懂的人。可是,来这个市场的有多少人懂这个市场?甚至连自己都不懂。

眼泪还是水,我已经分不清楚了,没有进入工作状态的我依然是一个善良的山里人,依然拥有人性最美好的一面,我同情这些白发苍苍的老头老太,但是,我实在无能为力帮助他们。

电话不停的在响,我知道是酒店叫醒服务的电话,我该上班去了。

穿上名贵的西装、扎上领带、喷一点第五大道女士香水,我不是一个很马虎的人,我相信外在的干练一定是内在智慧的体现。

到了办公室,我以惯有的速度穿过开放式的大厅,旁若无人的走向里间全封闭的空间,开始我今天新的工作。

开盘之后,我冷冷的观察盘面的走势,整个市场像一团死水,没有一点波澜。我吩咐报单员:“买入二桥1万股,一个价格单位5元,连续买入。”整整用了37分钟才成交,看了会计那边的统计数据,Gp1都不到,说明价格上涨过程当中跟风者很少,虽然小投资人整天埋怨股市不涨,真涨的时候他不见得跟进。随着二桥上涨7%的刺激,山子也开始逐渐推高自己的股票,老胡那边一直没有动,几只有影响的股票涨幅都在5%之上,但是市场依然很平静。就这样平静地度过了一个上午,大盘指数上涨了5个点红盘结束了上午的交易。

中午,我特意去了一趟距离我办公室最近的两家证券营业部,潜意识我想在看到那位老阿婆,也想感受一下市场真实的气氛。很不巧没有看到那位老人,倒是有一点意外的收获,这家营业部聘请了据说是来自深圳的专家在分析股市,作午间指导。

专家说目前大势前途光明,短线的回调基本结束,新一轮上涨就要开始了,吩咐大家大盘上涨到前期高点1558点附近的时候,要考虑卖掉一部分股票,因为很多股票都涨幅太大,所以可以做短线差价,一旦回调到1300附近的时候再次大举买入。专家说这叫高抛低吸。下面更是一片掌声,大家都欢欣鼓舞。对当天行情的看法专家表示,低开30点上冲当日最高点收盘,权重股票涨幅都超过5%以上,下午必定大涨,1558点指日可待等等。

专家自顾自的在高谈阔论,我退出这个营业部,独自一个人在街上走,没有任何食欲。我忽然觉得我和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们用自己的眼光审视着我,我则躲在暗处给了他们一个虚无飘渺的幻觉。股价变动的曲线是双方相互关注的纽带,他们到底是站在一个什么样的立场看待这个市场的?我一直不能理解。如果说专家信口开河是无知的话,下面话都听不明白就鼓掌的投资人就是愚昧。

走进路边的一家快餐店,要了几个包子,一碗稀饭,中午饭就算解决了。看看时间也该差不多了,我打电话告诉老胡:“1.30开始吧”。

有点热,脱了西装,拎在手里慢慢得往回走去,没有了上午那种冲动和失落,也没有大战前的激动和不安,就这样平静的走在大街上。

“哎!”忽然一声尖叫,猛然回头发现有个三轮车拐弯要上人行道的慢坡,可能是因为负重太多,车子开始往后退,有个带孩子的妇女恰巧路过差点撞到孩子,本能的反应我冲过去从后面推着三轮车,有惊无险,三轮车主人千恩万谢,看到他卑躬而满脸污渍的脸庞的神情我鼻子发酸,冲他笑了笑转身快速向公司走去。

下午开盘了,山子开始抛售,但是幅度不大,这小子还是有点犹豫,大约10分钟之后老胡有所动作,依然幅度不大,估计他们对人气的估计还是有点乐观,不大乐意执行我的计划。我没有和他们联系,直接吩咐报单员:“我们手头的股票直接底挂100元的价格,每笔单量100万,不撤单,追加新单形式进行下一步。”那姑娘一愣,手有点发抖,我冷冷的看着她,很快她恢复了平静,机械地向场内传达交易指令,疯狂的抛单出来之后,股价开始如同雪崩一样开始倾泻,股指也如同断线的风筝,直线下降,我闭着眼睛听着报单员机械的指令声音,大约20分钟的样子,会计走过来告诉我,大盘破了1100点,我们的抛单成交了40%左右,大部分悬空没有成交,Gp在1:4左右。

我看了会计递过来的统计数据,在看了一下盘面的变化吩咐报单员:“把未成交的单子全部撤掉。”渐渐的股指下跌的速度减缓,我开始吩咐报单员:“每个级差价格5元,每笔单子1万股开始买入。”股价开始上涨,股指也开始有所上涨,几分钟后山子他们大概体会到我的意思,他们手头的股票也开始反弹,我看了一下会计的统计资料,Gp居然能到7。这是我没有想到的,看起来1100点被小投资人当作心理底价了。我吩咐报单员:“停止买入,未成交单子全部撤掉。”价格还在向上,看看距离收盘剩下30分钟了,我吩咐报单员:“每个级差价格120元,每笔抛出150万股,连续抛售直至收盘,我没有新指令之前一直卖出。”股指开始向下掉头走去,我看着盘面的变化,他们几个人的股票也开始猛跌,指数这个时候看上去好像是一个丹顶鹤的脖子被人强行扭断一样,耷拉下来。报单员不停地向场内传达操作指令:“**抛售150万股,级差价格20元,二桥卖出150万股,级差价格20元……..”随着指令源源不断地传出,股指一路下行,其间没有任何反弹,到收盘一路直逼1000点整数关。

收盘了,会计向我报告全天体交易的统计数据,全天整体抛售35%的持仓,股价下跌幅度47%,亏损突破6亿。大盘下跌幅度超过11%。Gp收盘前30分钟始终维持在1:2。

我站起来,拿起公文包,对会计说:“资料封存吧。下班。”

大家跟我说再见,报单员小丽站起来跟我说再见的时候,忽然晕过去了,会计跑过去掐人中穴,一阵子她醒过来,喝了口水看着我说:“对不起!”满眼的泪水。我很奇怪她不至于如此脆弱吧,这么多年了比这惨烈的场面也经过,今天怎么回事?

我问她怎么回事,他们都站着不动,终于会计说我们都透支了。买了我们的股票,原想我回来一定会有行情的,没有想到事情结果会这样。

我冷冰冰的听他们说完之后,沉默了一阵子,看着这两个跟我2年的同事,想想这是最后的一次交易,下次他们不会再做我的搭档了,心里没有什么怒气,平静地告诉他们:“把你们透支帐户一起和今天的资料封存,透支帐户当作公司的分仓账户吧,这件事情跟你们没有关系了。都回家吧,再见。”

第七十二章

我没有回酒店,直接到衡山路常去的酒吧。下午酒吧很冷清,就我一个人,我告诉老板娘从现在开始一直到晚上8点,我要用这个地方,还是老规矩。老板娘是个上海人,属于很会来事的那种,笑容可掬地连声说“好的呀好的呀,6点我还去苏州河边给您买面条好不好?”我笑了笑,点了一下头。

我打电话给宣传部的策划经理,让他过来我有事找他。坐在窗口前看着窗外人来人往,时不时有漂亮的小姑娘从窗外的马路上走过,心情也渐渐得好起来了。一会儿老板给我送来大大小小的所有报纸,杂志,凡是有关股票的报纸她都能准备好,我没有心情看这些过时的报纸,也不想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策划部新来的小姑娘在北京人头很熟,姓马,做事情很有章法,差不多快一年的合作了,一直没有深谈过,大家各执其事,各人忙各人的,我并不是很了解他们。

听着上楼的高跟鞋大概能知道她已经到了。远远地我向她挥了一下手,她走过来冲我微微鞠躬后坐在我的对面,老板急忙跑过来给她端来咖啡之后悄悄地离开了。

我告诉小马:“你一会儿去一趟北京,明天下午在北京准备一场研讨会,搞一些有分量的专家在一起,还要搞一些没有名堂的小人物,几大媒体的记者都要去。我希望明天整个市场能够有一个保卫1000点的说法。”她点了一下头,跟我说:“明晚上电视节目,后天早上主要媒体,这样行不行?”我点头表示同意,告诉她:“我希望这种声音能够有分量,没有人怀疑它的真实性。主要是参与人选一定要合适。”小姑娘说:“老师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结果一定会很好的。没事我就动身了。”我点了一下头,小姑娘站起来向我点下头匆匆离去。

随手翻翻报纸,股评人士的车轱辘话几百年如一日花样都不变一个,我一直怀疑这些评论一年只需要写两个就可以了,一个是下跌之后说的,一个是上涨之后说的,不一样的就是修改一下日期以及当天的实际走势即可。“大盘下跌伴随量能放大,仍然有下降的动力,但是目前杀跌已不可取,明日走势如果盘中继续放量则有反弹可能,可以高抛低吸,如果不放量下跌还将继续。一切在收盘之后会有定论”等等,每次看到这样的话我都苦笑,中国的股评什么时候能像男人一样,说一句斩钉截铁的话。不管对错,有个观点远比这样糊弄这些股民要强得多。写这样的文章据说还要有资格。

回顾1月份以来的环境,管理层并不希望股市上涨过高,因此,一月份之后一直处于调控的状态,直至2月份的时候调控的声音越来越大,这笔资金等于和趋势做对了。因此,必须速战速决,短时间内必须有个了结,否则,一旦下跌正式开始,根本就没有出货的机会了。

看看天色还早,总是坐在这儿也没有多大意义,走下楼告诉老板:“我要走了,你继续做你的生意吧。”老板笑嘻嘻说:“正说给你买饭去的呀,你不吃饭了?那好吧,我给你算一半的费用吧。”我一边签字一边说“没有必要你还是按照老样子继续收吧,不是我拿钱。”老板说:“谢谢!”顺手送我一个包装精致的小盒子,“送给你的,过完年第一次见面的,讨个好彩头。”

我看了一下问:“什么东西?”

她说:“过年去了杭州,看到几条丝巾很漂亮,就买了几条给你们准备的,好送给女朋友的呀。”我说:“目前还没有女朋友,没有人看上我,你不是单身么?你做我女朋友怎么样?愿意的话,我直接送给你好了。”她说:“要死了,我都好做你姐姐了。”我笑笑收起礼物说声:“谢谢!”向大街走去。

上海是一个好地方,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人成就了一方文化。上海这个女性化的城市,一切都很细致,走在马路上听着从身边忽然飘过女孩子的阿拉如何如何,不用看就知道两个上海的女孩子在相互骄傲的吹捧。上海女孩子炫耀的时候是发自内心的,不是那种故意做作的。所以,我一直不讨厌上海人。

资本市场的残酷犹如一个普通的平凡人生活在上海这个繁华的国际大都市一样,理性的解决你所面临的问题远比抱怨要实际很多。所以,上海女人过日子精打细算,工作勤勤恳恳非常地负责任都实实在在的造就了上海这个城市文明。

上海制造之所以在中国乃至于世界成为优质产品的代名词,可能跟上海的这种文化有关——凡事都追求细致从来不忽略一个细节。

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