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价值投资的引导
股票K线股票知识

股路不归第五十九章 股路不归第六十章

股票配资

第五十九章

我跟姐姐说:“你给我做点煎汤面吧。”我从小就喜欢吃姐姐做的煎汤面,姐姐满心欢喜地就准备去做。我说:“不着急,说会儿话吧。”姐姐问我:“说你住的地方一晚上就要花几十块钱?那是什么地方怎么那么贵?”姐夫在一旁说:“啥几十块,好几百块钱。”我笑了笑说:“一样的房子,那是宰人的,其实不应该那么贵的。”姐姐说:“他们会不会因为看你是农村来的,才宰你?”我说:“差不多吧,反正无所谓那钱都是单位的。”姐姐说:“你能不能换个地方住?把那些钱省下来多好,你以后还要娶媳妇,花钱的地方多着呢。”我无言以对善良的姐姐提的这些问题,就说:“那些事情说不清楚的,你还是给我做面条吧。”父亲知道我要走了,也没有说话,还是姐夫见识多,问我:“你是不是要走了?”姐姐一听急了:“刚回来才几天啊,就要走了,不能再等几天吗?”父亲说:“做饭去吧,待在家里干什么?单位有事情就要做的,拿公家的钱就要干活的。”

在大姐家吃完饭,一直待到天黑的时候,父亲安排姐夫用自行车送我到县城,他自己一个人回家,说是从姐姐家这儿走近一点,省得来回跑耽搁时间。我还是坚持回家一趟,姐夫的意思也一样,说是从家里走好一点。父亲没有再坚持,我也知道父亲是多么希望能和我再多待一会儿,回家的路上没有人说话,到家以后父亲默默地帮我收拾行李,昏暗的煤油灯照着父亲的身影,他把我的衣服日常用品,还有家里的核桃等想办法给我的箱子里装,父亲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我不忍心父亲再给我收拾行李,我走过去说:“伯,我来吧!”看着放在炕沿上的那些父亲准备好的东西,我尽量地拼命的往箱子里边装,我知道这是父亲的心,我拿得越多父亲就会越高兴。眼泪模糊了我的眼睛,我一边收拾一边流着眼泪,我在想我要离开父亲了,在未来的日子里只有父亲一个人孤单单地在这个窑洞里生活,我恨我自己不是东西,把父亲一个人扔在这个破窑洞里,无依无靠,这件事情让我一生不能原谅我自己。每次想起这个情景我都会内疚自责得要命。

我尽量慢慢地收拾自己的行李,父亲不说话,姐夫也不说话,时间过得太快。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怎么这么难受,我不敢看父亲颤巍巍的身影,更不敢看父亲满脸期待的眼神,终于要走了,父亲说:“你也大了,婚姻的事情不敢再耽搁了,这是大事啊。”我满面的泪水对父亲说:“伯,你不要操心,我会很快找到媳妇的,这些就不要操心了,你一定要注意你自己的身体啊。”这时候的我只有一个感觉,我想哭,想放声大哭,为我自己更为孤苦伶仃的父亲。

父亲一直把我送到村口,还是不忍心离开,叮咛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我和姐夫一起转过村口的那个拐角,看不到父亲了,父亲也看不到我。我相信父亲这时候可能才开始哭了,父亲是一个很坚强的人,他不愿意我带着包袱离开他,我听姐姐说,我每次离开家以后父亲都很长时间吃不下饭,总是站在村口看,父亲总是在夜里听到敲门声而醒来,他总是感觉我回来了,父亲总是希望看到自己的儿子从村口那个转弯的地方出来,然而父亲每次都是失望地回家,有时候站到很晚才回家。我恨我自己,我真的恨我自己,那时候为什么要干什么狗屁的事业,父亲辛苦抚养我长大不知道为什么?我的事业跟父亲有什么关系啊,自私的我怎么就没有考虑到父亲,一个孤苦伶仃的老人,跟我的那个什么狗屁事业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啊?在父亲的心里儿子就是一切。可是在儿子的眼里,父亲能占多少啊!一想到这儿我就不由自己地骂自己一句:我他妈的真不是东西!!!

第六十章

赶到县城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10点钟了,姐夫说要到在城里上班的弟弟家去住,打算第二天早上回家。我在县城的招待所找到这几个人,他们都坐在那个登记室的长条凳上等我,小张看到我急急忙忙地站起来说:“老师,真的很对不起您了!”我没有吭声,顺手接过他递过来的走势曲线图和一些资料看了一阵子,看着走势以及他们的资金运作纪录,骂道:“他妈的,真是王八蛋,这样做下去肯定是找死,和市场趋势对着干,你以为你是谁啊。”

我把资料递给小张说:“走吧,我们晚上不要住在这儿了,直接赶到省城,明天早上赶回上海吧,这儿资料不全我没有办法作出决策。”那个胖乎乎的男人走上前来,用生意场上惯用的那种伎俩跟我说:“先生啊,晚上就住在这儿,您不能太劳累了。”我看了一眼这个胖乎乎的男人,非常厌恶的说道:“那一套假惺惺就不要再表演了,老子本身就是一个卖命的,什么叫辛苦,什么叫劳累。你那一套留着你自己享受吧。”

上海这个繁华的大都市总是有着她那迷人的地方,也许是因为家乡过于偏僻的缘故,我一直没有讨厌过在这个城市里生活的人。再次听到这些我只能听懂一半的方言,我居然有一种久违的感觉,站在黄浦江边,听着旁边一阵阵的上海话,我知道我又要开始工作了。

滚滚东去的浦江水曾经有过多少故事,上海滩这个冒险家的乐园也曾经有过多少悲欢离合的上演。我只是一个匆匆的过客,我知道我不属于这个城市,我找不到那种归属感,每次想到归属我总是不能忘记那个远在千里之外的小山村……

当我穿着一双姐姐做的布鞋,再次踏进酒店的时候,酒店的大堂经理满脸笑容地迎上来:“先生,你好!欢迎您回来啊!”我很客气的说道:“谢谢!”小姐不断地看我的鞋子,我马上向她夸赞了一番我的鞋子有多么的好,小姑娘显得很有兴趣,也很高兴。也许是以前不怎么说话,这次忽然话多了,大家都感觉到开心。

我泡在浴缸里,热水的刺激让我一下子感到十几天来的彻底放松,让我无比的舒服。但是没有多长时间我就开始考虑资金的运作问题,这是一个飞来的差使,我虽然不怎么感兴趣,但是职业习惯让我对这种事情永远保持一种兴奋,要是真的不干这些事情,不要太长时间,一年我估计我就会受不了的。我不能失去这个能够让我舒展自己人性的战场。

洗完澡以后我打开电脑,看着这几天的走势图,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市场目前大有向下崩溃的感觉,但是我也能够明显地感觉到人们那种不愿意认输的情绪,涨没人追下跌没有人出,这是一种典型的观望状态,人们都在等候最后的结局。大资金基本上都已经撤走,但是那些相对而言还是具有实力的资金不愿意认输出场,散户根本看不明白市场发展的趋势,这样就导致了目前的走势状态,一边看着文字资料还有那一大堆密密麻麻的交易数据,一边看着跌宕起伏的股价走势,慢慢地我的思路逐渐清晰起来。就在这不到2个小时里我已经做好了资金运作的布局,这个布局和设想足以显示人类本性的残忍。

大概10点钟的时候,来了几个兄弟,我们便一起到酒吧喝酒,东拉西扯地说了一大堆闲话,我看看不早了就告诉大家:“休息,我明天要干活了。”

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