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价值投资的引导
股票K线股票知识

股路不归第五十五章 股路不归第五十六章

股票配资

第五十五章

昨天晚上,巨大的孤独和寂寞让我根本无法平静,我一口气喝下去一瓶五粮液,就这样迷迷糊糊地睡去。

我被床头响声不断的电话吵醒,我拿起电话,前台服务员热情而很有礼貌地对我说:“先生,你起床时间到了,由于我们工作不力让您会迟到。”我看了一下表,我对小姐说道:“忙你的吧,我今天上不了班,我快不行了。”我有气无力地说完就顺手把电话扔在一边,继续蒙头大睡。一阵子听到门铃不停地在响,我不想动根本不想开门,任凭那门铃在拼命地响个不停。

我又开始睡了,在我的记忆里过了很久,门外开始有很大的声音,我感到奇怪,就起来看个究竟,不看还不要紧,一看不得了,有人正在拿一把老虎钳在夹我房间门上的保险链,我非常生气地大声的喊:“孙子,你他妈的在干什么?大清早的不让人睡觉你们他妈的有毛病啊?”我开始破口大骂,外面人听见有声音就停止了工作。有人说道:“先生,您好!我是警署的,酒店报案说您这儿出事了,我们来看看。”我一听警署?!我更加愤怒:“去你妈的,什么警署,你不好好的去抓坏人,找我干什么?老子绝对良民,祖上三代都是穷光蛋……!!!”这时候忽然听到领导在外面说到:“是我,你没有什么事情吧?!”我打开门很奇怪的问:“你怎么跑这儿来了?”领导说:“酒店打电话说你不行了,估计是生病了。”“我生病了?!不会吧,你看我这么健康。”我一连迷茫地说。酒店的经理和警察还有那些保卫站在外面一大堆,都在惊讶地看着我,我忽然明白,我刚才糊里糊涂的一句“我不行了。”,前台这小姐就开始大惊小怪了,难怪!酒店总是怕在自己的地盘上忽然睡死一个人,那谁还敢来这儿住。想到这儿,我态度才有所缓和,要请大家进来坐,那些警察说:“没什么事情,我们就先回去了。”领导很客气地送走警察,酒店的经理看着房间被写得乱七八糟,惊讶地问:“这是…..?”我不耐烦地说:“你不认字啊?那都是我写的字,你不认识吗?!出去,出去!”

人们都走了,就我和领导两个人,我说:“我今天要回家一趟,不想上班去了顺便跟您老人家告假,希望恩准。”领导说:“好的,你回去放松一下吧。有事情我会让人及时地和你联系的,你要不要买点东西回去,我安排人去买吧。”我说:“算了,不要了,买啥都不如我回去,我老父亲不希望我带多少东西,只要我能站在他面前喘气就可以了。让人给我一张机票就可以了,我今天必须走。”领导说:“那好,就这样吧,你回去什么都不要想,好好和你父亲待一阵子,代我向他老人家问好。”我说:“好,你忙吧!我整理一下要走了,你待会儿安排人和酒店协商把这个房间收拾一下,我昨晚睡不着练习书法。”领导说:“这些你就不要管了,你忙你的就可以了。”

送走领导,我稍微整理了一下,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大有衣锦还乡的味道,我打电话告诉前台:“给我一辆车,我要到机场,安排一个人上来拿行李。”

我赶到机场以后,单位有四个人在那儿等我:那个狗屁事务经理对我说:“老师,领导安排我们陪您回老家,一路上照顾您。”我不耐烦地说:“你看我像病人吗?!再说我父亲就我一个儿子,一下子去这么多,老人家还不知道哪个是儿子,你们回去吧。”

一路折腾下来,到天黑的时候我才到了家。由上海到西安才用了2个多小时,而由西安到老家仅仅150公里反而用了将近6个小时。赶到县城的时候已经没有车了,我决定走回去,32公里的山路,没有多少行李,我一个人走在这静悄悄的山间的小路上。这儿静得出奇,一下子从闹市那种喧嚣之中到这样一个安静的环境里,我感觉我呼吸的声音是那么的清晰,而在这之前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还会喘气。

第五十六章

这条小路我很熟悉,那时候上学就一直走这条路。每周走一个来回,在家里把一周的干粮做好,带到学校吃一个星期,然后星期六下午再回家取下周的。那时候我们村有三个人在县城念书,就三个人搭帮一起走。记得我们那个时候总是想办法少走路,看到有拉煤的拖拉机就追,一边跑一边喊:“师傅,捎上我们吧。”常常有好心的师傅就把拖拉机速度放慢,我们急急忙忙地把自己的干粮袋往车上扔,然后抓住拖拉机的厢斗往上爬,只要上去一个其他的就好办了,那是一种很小的拖拉机,叫“手扶式拖拉机”,车厢很低,非常容易就爬上去了。爬上去以后大家累得气喘吁吁的,坐在厢斗里喘气,一边喘气一边说:“这下好了,今天运气好,还碰上一个好师傅。”为了感谢师傅,我说:“师傅,我们是上中学的,每周都这样的,要是下次你的拖拉机坏了,我们给你推。”师傅说:“狗日的住嘴,老子才不想碰上那倒霉事,你留着力气下次好好走路吧。”我一听心想这家伙生气了,急忙打住不说了。毕竟准备下一次还能搭车。正在回想小时候的事情,身边忽然传来一阵拖拉机的轰鸣声,我转身习惯地喊了一声:“师傅,捎上我吧!”我站在拖拉机的灯光前,拖拉机慢慢停下来,一个人大声地喊:“老三,你怎么在这儿,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天黑了还在这儿?”我仔细看了半天,这人的脸已经让煤弄得黑糊糊的,我看不清是谁。他说:“我是拴柱啊,认不出来了?”“拴柱?”我赶快看那个人左眼上面有没有疤,他也急急忙忙的拿手在脸上摸了一下,指着那块疤瘌说:“看清楚了吧?这还是你小子给打的。”我哈哈大笑,说:“你现在也当师傅了?”他说:“这也是没有办法,贷款买了这个烂拖拉机卖煤,不赚钱,现在拉煤的人多的很。”我说:“你干脆把拖拉机熄火,我们在这儿坐一会儿说说话。”我们两个儿时的同伴就坐在小时候一起走过的这条山道上,聊起了我们小时候念书的快乐时光。两个人越说越起劲,想起我们在上小学的时候为了抢着管理学校唯一的一个闹钟,那个烂钟表平时走走停停,一停下来就要赶快用手拨一下,上自习的时候老师就让一个人专门负责拨,我们两个是同桌,都想拨结果在抢的过程中,不小心掉地上了,彻底不走了。结果让老师抓起来打了一顿,让把这个不走的钟表拿回去,让家长拿到县城修。闯祸了!我们两个人商量晚上到底拿到谁家去,我说:“还是拿到你家吧,你爸是队长,到县城修钟表可以骑村里的驴去的。”他说:“不行,我把这东西拿回去,会被我爸打死得。还是你拿你家去吧,你爸不怎么打你。”我说:“万一打怎么办?这可是值钱的东西,肯定会打的。”我们都很发愁,他说:“那这样,你拿回家去吧,我们家明天煮牛肉,我给你偷一块儿牛肉,怎么样?你爸不打你我给你吃一块,要是打你的话就给你吃两块。”我说:“不行,不打的话吃两块,要是打我的话就吃三块,还要加一根骨头肉。”他说:“这么多啊?我怎么偷啊,我姐姐看得很严的。”我说:“算了,我也不希罕吃你们家的牛肉了,那就咱们把这个钟表拿到两个人家,先拿你家再拿我家,怎么样?”他说:“这不行,你爸不打你,我爸肯定打我的。”他停了一会儿说:“那好吧,就给你三块,骨头肉要是偷不到就算了,这样行不行?”我说:“行!”看到能混到肉吃,我高高兴兴把摔坏的那个钟表拿回家,告诉我父亲把学校的钟表给摔坏了。我父亲说:“你就是个猴,你手怎么那么长,动学校的钟表干什么?”我一声不吭,父亲说:“你老师说啥时候要?”我说:“这个星期五就要。”父亲也没有再说什么,我写完作业就开始琢磨,没有挨打只能吃两块肉,这不行,简直太便宜这小子了,我得想点办法。第二天早早就去学校,我用老师的红墨水,给自己的手上和脖子上抹了一些,看起来受伤很重的样子。然后告诉他我父亲差点没有把我打死,中午吃饭的时候终于吃到了他从家里偷的肉,结果下午玩篮球,很热出汗了把那些红墨水都给冲了下来,一下子露馅了,这小子说我骗他,为此我们两个还打了一架,说到这儿我们笑得都喘不过气来了。

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