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价值投资的引导
股票K线股票知识

股路不归第五十三章 股路不归第五十四章

股票配资

第五十三章

周一的早晨我怀着一种莫名其妙的失落赶去上班,今天将会是战争的最后一天,不管发生多大的事情,我都会安然出局的。毕竟手头的股票不多了,何况还要留够至少10%的筹码,准备下次运作的时候准备砸盘用,股市的容量很小,总共就几十只股票,但是能够拥有大资金运作的人则越来越多,每次行情结束了总是有人折腾一把。走进办公室,我吩咐报单员:“今天一开盘就卖出,每笔单子卖出10万股,每次价格降低50元,照这样的幅度把手头的货全部卖出。”我吩咐助手:“今天我们要把手头的货全部清空,这次资金运作到今天就结束了,今天的资金你来运作,一个目的把货出来,价位不限,你要是能够做的更加出色一点更好了,但是不能沉积筹码。”我又对会计说:“留10%的筹码,其余的全部抛出,资金一旦套现立即清算。”

助手小张听到我这样吩咐,傻愣愣地站在那儿一动不动:“我们不作了?!”我说:“是啊,我们这次介入资金的目的本来就不是做行情,能够做到现在这个样子也是不容易了,还思考什么?”

开盘了,这小子还可以,开始在指数跌破1300点的时候,吩咐报单员停止出货,这时候价格慢慢地开始向上回升。等到接近1300整数关的时候他再次吩咐报单员抛出,频率价格幅度都是恰到好处。我一直静静地在观察盘面的变化,这样的自由落体式的出货方式最适合结帐的时候,指数就这样很有规律的上上下下,谈不上什么波澜壮阔,战争或者是杀戮开始的时候为什么总是这样的平静,我很明白从今天这种平静中开始肯定会有很多人要一败涂地。

整整一个上午,价格就在这样的折腾下上上下下若干次,保守型的交易量,难免会让人们淡忘了风险。不大的成交量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跌破1200点,昨天还力保的1200点今天就这样无声无息地破掉了,但是并没有多少恐慌性的抛盘出来。随着价位的下降还是有人在踊跃地买进,这个时候的我已经对盘面不怎么感兴趣了,要来会计的资料我看了看,剩下的哪点货出不出都没有关系了。我告诉会计:“把资金结了吧,我们这次运作就算全部结束了,你们也可以回家住了,再也不用住酒店了。”

中午我来到领导的办公室:“头,我今天就全部完事了,资金我已经让会计结算了,战绩尚可。”说完我就无精打采地离开办公室,我准备下午站在散户大厅看一个下午,我想找到那个可怜的老阿婆。

吃完饭,我换上一身休闲装,脱下了那身行头,我就像一个从战场上下来的士兵一样,总是想回头再看看我为之奋斗的这个战场。

下午开盘以后,我就像一个散户一样,站在交易大厅里,别人看大盘我看别人。卖出窗口那儿的人和买进窗口的人一样多,我很奇怪人们的心理,怎么这时候还有这样的分歧,都在一起炒股啊,有人看多还有人看空。我没有看到那个老阿婆,问和她坐在一起的一个中年女人,说是老阿婆生病住院了,我问老阿婆的股票怎么样了?那个人说好像还拿着,阿婆说以后还要涨的。我心里一颤,完了!这一病起来就麻烦了,干脆就接着病算了。

忽然旁边有人大声地在说话:“现在这点跌算什么啊,你们看着吧,明天肯定会大涨,你们看到过没有,春节前到现在哪一次不是这样的走势赚大钱,在低位杀入,等庄家拉上来以后赶快卖出,你说说,几天功夫就赚多少钱,股市赚钞票不要太容易。”那是一张洋洋得意的脸,我看着那张脸,感到特别的痛恨,无知的家伙你死到临头了还要拉着别人一起死啊。旁边很多人露出羡慕的眼光,有些人悄悄地跑到柜台排队买进去了,一阵子人们开始欢呼,我一看我们电子股票忽然起来了,而且涨幅很大,我想到这小子趁我不在的时候也想风光一下。人们呼啦一下子跑到委托柜台去买进了,原来那儿还有队形,这时候乱得一锅粥一样,有人不断在大喊:“压死我了。”我心里在想这可能是最辉煌的时候了,可怜的人们,这个喜悦实在太短暂也需要太多的代价啊。

第五十四章

看着人们灿烂的笑容,我实在不愿意再看到十几分钟后这些人的表现,我默默地走出营业部大厅,漫无目的地在马路上溜达。在一个立交桥下面,我看到有个收破烂的坐在那儿休息,我也走过去跟他坐在一起,他问我有什么废品要卖吗?我说没有什么废品,我感觉我自己就是个废品,他说:“你开玩笑了。”我说:“真的,你要不相信算了。你是那儿人?”他说:“苏北的,老家很苦没有钱赚,但是要交很多的费用,没办法就来城里收破烂了。”我问:“生意怎么样?”他说:“比在家的时候好的很多,每天能有30元的收入。”我说:“很好的生意啊,明天我也想搞这个,你看看行吗?”那个人看了我半天说:“你不是干这活的人。”我说:“为什么?我现在干的那个活还不如你这个踏实。”就这样我们胡乱聊了很久,我感到有点饿,我就说:“你吃过饭没有?我请你吃饭怎么样?你看我们聊了这么久。再说我确实想跟你了解一下这个行业是不是适合我。”那个人感觉有人向他求教感觉很好,一口答应一定会告诉我这个行业要注意什么。我说好:“你要是这样我今天就请你喝酒怎么样?”他说:“我不能到远处去,晚上人家都回家了我才有生意的。”我说:“噢,这样啊,那这样吧,咱们就到对面那家饭馆吧。”他说:“那个啊?!那里很贵的,你有钱吗?”我说:“不会太贵的,我有钱,再说我现在把钱花完明天就跟你一起干,也不愁没有钱啊,你说是不是?”他想了半天说:“也是。”我说:“你车子放在这儿没有事情吧?”他说:“没有什么事情的。”

我和这个收破烂的一起走进那个写着“梅龙镇”在上海很有名气的餐馆,人们用异样的眼睛看着我们这两个奇怪的人,门迎小姐跑过来说:“先生您请!”但是她拦住那个收破烂的说:“我们这儿没有什么要卖的,你不能进去。”我说:“他跟我是一起的,让他进来。”小姐说:“他是…?您…!”我看到小姑娘满脸的迷惑神色我就说:“他是我爸,刚从农村来。能进吗?!”小姑娘到底是见多识广,马上满脸笑容地对那个苏北人说:“大爷您请!”我们坐下来点了几个菜,那个人不敢点菜,我就开始胡乱点了一气,要了一瓶五粮液。我们开始一边吃饭,他一边给我讲收破烂的事情都有什么要注意的事情,一边讲:“你在称东西的时候要做手脚的,要不然赚不到多少钱。”我说:“这样啊?这行也要骗啊,我以为光是炒股票骗得那么厉害,没想到你这个行业也不怎么样啊。”他说:“当然啊,干啥没有一点门道你怎么混啊。”我苦笑了一下:“我在我们那个行当门道太多了,我感到有点烦,因此就看上你这个行业,没想到也是这样啊。算了,我还是干我的那个吧,来你这儿我还要学习,这最起码需要一年的时间,不好弄。”他说:“很简单的,这些城里人不在乎这些的,再说他们不懂。你是干啥的?!”我说:“我是屠宰场的。”他说:“你那个好啊!一定赚不少钱吧。”刚才还唯唯诺诺的一个人,几杯酒下去现在一下子放开了。我看别人都在看我们,感到特别的得自豪,也跟他一起大声地说话,我那个农民儿子的本色一下子显现出来,看上去很豪爽的样子。8点的时候,那个人说:“兄弟,我不能再和你说了,我要去干活了。”我说:“好好好,我马上结帐,一起走吧。”我喊:“买单!”小姐过来说:“先生您好,总共是828元五角。”我付了钱,我们一起往外走,那个人傻愣愣的看着:“太贵了吧!怎么要这么多钱,咱们还有很多没有吃完啊,能不能带走?”我说:“可以的。”我吩咐服务员:“把这些东西打包我们要带走。”小姐很客气地为我们打好包说:“先生请慢走。”我只是点了一下头。走到门口,那人说:“兄弟,你好像是有钱人啊?”我说:“是,我一个月能挣2000多,杀猪的,活重,就拿得多一点。”

和那个人分手以后,我打车回酒店。大堂经理告诉我:“先生,您的朋友在2楼酒吧等您。”我走到2楼酒吧门口,里边静悄悄的,小姐请我进去,原来老胡那些人都在。老胡说:“老大,我们今天把这儿全包了,我们好好喝一杯,一醉方休。”我说:“我已经喝过了。”他们说:“和谁?”我说:“和我爸。”大家都愣在那儿不说话,我说:“开玩笑的,别这么神经质。”我们端起酒杯我说:“来,喝!”大家举起杯一饮而尽,我说:“都回去吧,我想休息,我明天回老家去。”说完我就走了。

一直到12点,我还是不能入睡,我就打电话到前台:“小姐,你好!我现在需要一支口红,要特别好的那种,马上送到我房间。”小姐说:“好的,先生!是您要一支口红吗?”我说:“是!”就挂上电话。几分钟后,有人敲门说是送东西来了,我打开门一位服务生送来一支口红,我拿上口红看了半天,然后在卫生间的镜子上写下:今天是公元1993年3月1日,星期一。看着这血红的字,我感觉那就是血,我忽然像疯了一样,拿起那个口红在墙上、床单上、被子上到处都写上这几个字,直至把那支口红全部写完。

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