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价值投资的引导
股票K线股票知识

股路不归第五十一章 股路不归第五十二章

股票配资

第五十一章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再次来到营业部,找到那个自己带着凳子的老阿婆。“阿婆,你好啊!”阿婆看到是我说:“今天这样子要不要紧呀?”我说:“你的股票还在吗?”阿婆说:“在,我看上午还是涨的,都上涨一挡了,一会儿就跌下来了。”我告诉阿婆:“你下午一定要卖掉了,你看跌下来的时候害怕得很,你能挤到前面委托吗?再说委托要排队的,时间来不及。”阿婆说:“现在也可以委托的,只要给那些小姑娘就可以了。”我说:“那样最好了,你还是赶快去委托吧。”阿婆说:“下午还是再看看的好。”我无言以对,我也不能再说什么,只好什么也不要说,离开这个地方。我很难说服这些人的。我走出营业部的大门,心里默默的为这位可怜的老人家祈祷,我希望你能很快走掉,但是按照我的思路,我下午不会给任何人机会的。

在西餐厅,我听到对面的两个人在说:“下午还是可以买进的吧?”另外一个人说:“可以放心大胆地买进的,你看看这一闹都多少次了,有什么好怕的,前几次你看看人家胆子大的都赚钱了,他们就是这样大幅振荡的时候才有钱赚啊。”

匆匆地吃了饭,我回到办公室,默默地坐在窗前,遐想对面的静安寺里的虔诚的人们,我不知道怎么理解人们的行为,有些人想通过这样的祈祷就能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有些人想通过这种赌博来得到自己希望得到的,我不知道那种情况最好一点,那些勤勤恳恳在劳作的人们一定是最可贵的,他们都属于诚实、安分守己的人。祈祷和赌博都是懒惰的行为,一种采取了较为温和的表现手段,另一种则表现出较为激进的行为而已。

开盘了,我吩咐报单员“就现在这个价格的基础上,150元的下降幅度,30万一次,抛售!”价格再次被打下去,指数就这样在接近1400点的位置调头向下,这时候的下降速度要比上午还快,不管是什么时候进的人,都没有办法出来,指数接近1300点的时候,我再次指令停止抛售,大单维持在这个价位,只要有人买进就给他成交,价格在很小的幅度里开始振荡,就这样一直到收盘,指数几乎以最低点收盘,而那些个股都是比昨天的价位跌去30%还多,这样的震幅可以算是惊天动地,但是还是没有惊醒这些固执的投资人。

其他人都下班了,我在整理资料,我打算如果明天没有什么意外,我就准备把资金全部上交。我这一轮的运作还算是辉煌,不算前面自己的操作,但就后面进去救人的这一笔资金的盈利居然在20%左右。加上那些人的补偿,估计净利润应该在30%以上,这确实是我没有想到的。老胡来电话,问晚上要不要在一起坐坐,我回答:“不要了,你们自己去忙吧,我这儿基本上可以算是顺利结束了,明天我想利用休息的时间到海边去走走,不想见任何人了,我需要休息也需要放松。”

夜里,我看了一会儿电视,电视新闻在讲股市,那个播音员说:“今天是周末,股市在开盘以后冲高向下,一根长阴线结束了全天的交易……”我看着这个还不错的播音员:“真是王八蛋,这也叫股评,好像炒股票的人都是傻瓜,不知道今天是周末,还不知道今天收的是一根阴线。”感觉没有意思,就关上电视,关了所有的灯,开始欣赏哀乐,我希望为所有的人哀悼,也希望他们能够珍惜自己的生命。周六,一大早我就开车赶到奉贤海边旅游区,这儿不知道为什么叫奉贤,有些地方的名字很怪,总是给人一种很神秘的感觉。

第五十二章

中午站在海边还是有点凉,海边人很少,可能这不是旅游的季节还是怎么回事,总之人很少。看着翻滚的波浪,我忽然想起有个技术指标就是这样来的,说是那个发明指标的外国人,没事干了就站在海边观察大海的潮起潮落,来了灵感。把成交量看作是推动股价的原动力,利用潮起潮落这种原理推测股市价格的后市发展。看着想着我忽然感觉自己也有点神经质了,说是休息、放松但是还是不能忘记这些烦人的东西。每次资金运作完了,我都会像逃一样离开工作的地方,我讨厌股票,讨厌那样每天没有人性的工作。这样的情绪要延续很长的时间,在这一阶段我不想和任何人谈股票这两个字,也不愿意知道有关股票的任何事情,我知道在这一个阶段,一定会有很多人在这个充满希望的地方遭受无情的打击。那些后知后觉的小机构发现苗头不对以后,就会开始想方设法地折腾,因此这时候我们的离开并不是杀伤力最大的时候,而杀伤力最大的时候就是这些巨型资金要准备再次介入的时候。

一个杀手在杀人的时候可能极度兴奋,但是在杀完人以后很长时间都会很讨厌自己,这些是我在武侠小说里经常看到的描写,现在我才慢慢地能体会到这些人的感受,我甚至怀疑写书的这些人是不是也经历过这些,要不然怎么会知道这么多。无论是杀人还是掠夺别人的财富,都是丑陋,把美好的事物给毁掉了。因此我觉得不应该兴奋才是对的。

就这样在海边漫无目的地走了一阵子,觉得一点意思都没有了。忽然想回家,想我远在故乡的老父亲了。

闷闷不乐地走回酒店,关上门,打开随身带来的音响设备,欣赏我喜欢而别人不愿意听的音乐。我这次带了好几套武侠小说,准备在这两天全部突击看完,有一套叫《邪派高手》,我刚刚看了一集,我对这家伙欣赏得不行,他居然有那么厉害,把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都给打得落花流水。我天生叛逆,总希望那些坏人能够赢,因此我最喜欢看这部《邪派高手》。就像我在运作资金的时候总希望有一个这样的高手,能够把我们这些人给杀得落花流水,然后我再回我农村的老家,进行修炼,练成了再来和这些人斗争,以至于我变成了邪派的人物,但是我是高手。每次想到这儿我都有点奇怪,我是不是有点变态,世上居然有人希望自己被人打败。这些想法一直没有对任何人讲过,我很担心别人当我是精神病。

中国武术的精神在一定程度上和炒股的道理是相通的,你比如那些真正的练剑的高手,他们练剑不是用剑,而是用书法什么的来感受用剑杀人的那种乐趣和微妙的一点,炒股的人要是不研究股市或者把股市用别的事物来描述的话可能更简单一些。难的就是大家所有的思维都是在股票上,而机构操盘手的所有的思维都在人身上,他们每天都在琢磨别人在干什么,而小资金一直在琢磨股票在干什么,其实股票啥都不能干,能干的就是人。

在外面度过了一个无聊的双休日,在星期天的下午我又返回上海。

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