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价值投资的引导
股票K线股票知识

股路不归第四十五章 股路不归第四十六章

股票配资

第四十五章

大盘从1200点开始,大幅度地开始向上涨,这种上涨的速度也比下跌的时候快得多,因为只有这样人们才能意识到这是机会。我能想象得到,那些进得早的赚钱的人这时候正在谆谆教导那些比较迟钝的人,那些迟钝的人正在疯狂地买进,价格不断地追高挂单。会计走过来告诉我:“老师,现在Gp都已经1:40多了,怎么办?从我以往的经验看么这时候往往会有比这多6倍的单子悬空。”我看了她一眼,她赶快闭嘴急忙离去。这时候虽然也是伙计的操盘手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不能允许任何人在我面前发表影响我思维的言论,因为我封闭的思维方式是为了让所有人看不出我的规律。

会计说得没有错,往往在这个时候悬空的单子非常庞大,我只需要用快速的下跌就能把这些人全部给吃掉,我计算了一下幅度,感觉那些悬空单子的价位有点低。我再次吩咐报单员:“单量不变价格再次抬高10元。”报单员额头上开始有汗冒出来,这是一个很善良的小姑娘,长时间的报单让她能意识到我要做什么。我走过去:“好好工作,别胡思乱想,这是工作我们并没有做什么不对的事情,原始资本的积累都是血淋淋的,这是马克思说的。”小姑娘没有抬头只是点点头,但是她并没有停止自己的工作。

我们的价格每抬高一次就会有无数的投资人把自己低价位的单子撤掉,换一个高的价位追涨,这段时间虽然证券公司不允许撤单,但是他们却给那些人融资,就是你那个单子挂在那儿不成交你没有钱,没有关系,我来给你融资。这种行为无形中加剧了投资人死亡的机会,这些白痴的券商也因此会陷入困境,这是一个隐患,一个要迟早暴露的隐患。

Gp每分钟的数值已经达到1:58,指数已经打破今天的开盘价往上直冲而去。人们疯狂的程度可想而知,但从现在的成交量来看,我知道券商们大规模地给客户透支了。助手送来资料我看到很多客户的原始资金的四倍在交易,如果我这时候猛然往下砸,一定会送走将近一半的人和1/3的券商营业部。

在这样的狂风暴雨中结束了上午的交易,我这时候根本就不敢到证券公司去,我很害怕看到那些人们在兴高采烈地大谈他是多么的勇敢,追进的股票已经有多少利益,这些现象我早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巨大的压抑感让我不想吃饭不想说话,助手走过来对我说:“老师,我给您买点油泼面吧,您就不要出去了,我10分钟就回来。”我没有吭声,助手悄悄地走了,整个办公室安静了,那个小姑娘坐在那儿一动不动。我告诉她:“吃饭吧,实在不想吃就喝点水。”小姑娘一声不吭,我看她这样很可怜,我知道她担心的不仅仅是那些善良的投资人,他们也间接地害了一大批人,因为他们总是出卖消息给那些所谓的大户,我在一定程度上也利用了他们的这些无知。

我大声地对着外面的那些闲杂人员喊道:“有没有活的,进来一个人,他妈的都死在外面了?!”这种狂怒也许是因为想到小姑娘因为下跌会背负一个沉重的负担,一个一辈子都不能偿还的感情债,精神上将会一辈子接受灵魂的拷问。

那个负责后勤事务的经理趾高气扬的进来:“老师,有什么事情吗?我就在外面,您叫一声我就会听到的。”这家伙始终是这样职业的话语,据说是在日本的一个什么地方专门受过训练的。我说:“我还以为你们都死了,去给我们买点吃的,多买些水果来。”他说:现在是吃饭的时间啊!我一愣,这小子言下之意就是我们应该去吃饭。我忽然脸上没有半点愤怒的表情,态度和蔼地走过去说道:“是吗?”他还是那种职业的微笑,让我一下子想到酒店那个大堂经理王八蛋的笑,我使出全身的力气照着那张脸猛然的一拳打过去,没想到这个家伙这么不经打,快速地向门口倒去,鼻口的血喷溅得我一身,我动了一下有些发麻的拳头,很平静的说:“滚。”这家伙爬起来急忙跑出去。那个小姑娘吓傻了,战战兢兢地走过来:“老师,都是我不好,让您生气了。”我说:没有啊,我是容易生气的人吗?我只不过是想锻炼一下我这个农民的儿子的拳头而已,跟你没有关系。

不到半小时,这个家伙把脸洗得干干净净,带了一大包水果,走进来说:“老师,水果买来了。”我很佩服这小子能够看清方向,他绝对不敢和我作对。不是能不能在这儿干的问题,稍微查一下光透支这一条就足以让他住进提篮桥那个155年历史的文物保护单位。我说道:“放到那儿,出去。”

第四十六章

下午临开盘的时候,老头子来了,给我带来换洗的衣服,说:“不要压力太大,这是我和我老婆一块儿给你买的,名牌。这是用我的工资啊,穿上试一试。”我接过衣服:走进里间的办公室,把衣服换上,照样干干净净的走出来,这时候老头子已经离开了。

下午开盘,我吩咐报单员和那些兄弟们,每分钟10万股的密度,价格幅度为下降50元一次,这是一场杀戮,一场血雨腥风,1250点以上的单子在今天将会全部爆仓,这些证券营业部也将会受到惨痛的打击。开盘以后价格维持上午的走势向上冲了不到10点,就开始调头向下,那个每版5只股票的电子显示器翻一次指数就下跌30点。个股更是惊心动魄,翻一次50元,价格的下跌让人们一下子还没有反应过来,15分钟之后价格再次跌破1200点,比上午的那个点位还低了一点点。我翻看了一下会计送来的资料,非常理想,如果再往上拉一下,我不仅仅在一个很理想的价位把原来的仓位降低,还在这个短线的拼搏中赚了至少10%的净利。

价格在整整一个下午就在1230点附近振荡,没有给那些想急于出逃的人们机会,我现在只要不涨也不跌就能把这些人搞到倾家荡产,按照券商融资的平仓估计,价格跌破3%就会强行平仓,我一定要等到这些平仓单出来,这样我们才可以拣一些低价位的筹码来,我通知那些兄弟们:“一会儿可能有大批量的平仓单出来,这时候全部接回,他们一定会在收盘前30分钟着急的,那是极限。”我吩咐报单员准备买进,她点了一下头表示知道了,我没有签单子而是在口头指令,就站在报单员的身后,我只是想给这个可怜善良的小姑娘一点鼓励,一点精神上的支持。

开始有大批量的单子开始抛售,我吩咐不要着急就在这个价位接进,甚至于可以把单子挂得低一点,这是一场猫和老鼠的游戏,我的单子越低这些人的价位也越低,他们急切出货的心情可以想象得来,他们别无选择必须在下午收盘前全部平仓。

成交量开始下降,我们也收集了很多筹码,我吩咐报单员:“每分钟3万股,价格抬高30元吃进所有的单子。”5分钟后那几个人感觉到我的行为,也随声附和,价格很快就被打起来,临收盘前的7分钟,价格从1220点,一直涨到收盘的1260多点,这个收盘点位对那些今天爆仓的人们来说,打击和痛苦将会是一辈子都不能忘记的,短短的60分钟,他们就变得一无所有,但是让他们一无所有的那个价格再次回到原来他们还是盈利的那个状态,悔恨会把这些人的一生消耗掉。

下午收盘以后,我认真地看了今天的交易记录,我对自己这样的成功并不感到高兴,只有深深的自责。我分析了一下各营业部的交易状况发现,那些没有参与交易的人在这样的状态下还是赚钱的,凡是参与短线的那些人在今天几乎有一半两手空空了,我恨是谁他妈的搞的那个透支交易,就是这些透支交易把这些可怜善良的人们清洗得两袖清风。

晚上我不打算去喝咖啡了,我想一个人静静地聆听哀乐,为那些今天葬送了炒股生涯的人们哀悼。我接到老胡的电话:“深圳那边今天有个人自杀了,说是一个湖南在深圳打工的人,在今天的振荡中被清仓了,还欠营业部一屁股债,最后直接跳楼了。”我一愣,慢慢地放下电话,心里默默地道:“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不能量力而行?顺势而为啊!”我再次想到上次见到的那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下来。

晚上我们聚会………

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