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价值投资的引导
股票K线股票知识

股路不归第三十一章 股路不归第三十二章

股票配资

第三十一章

就这样不死不活地折腾了一天,最后的结果就是抛出了一亿不到的筹码,市场脆弱得让你不敢碰他,稍微一碰都有可能迅速垮台。但是我也明白人们的心理此时此刻还没有这种一碰就跨的预感,他们只不过是在等待什么时候还能够继续上涨。几个月的涨势让人们已经忘记股价还可以下跌,看着临收盘前的走势我在沉思。看看表现在是5点多了,我知道在营业部门前那些人已经开始集合了,他们大多数都是白天上班,下班以后在这儿集合听那些职业炒股的人们聊股票,这种地方在上海比比皆是,卖茶鸡蛋的、卖报纸的、卖各种各样的小刊物的,还有一种职业就是有会画K线图的人,用整张的坐标纸画了大盘的走势卖,还有人专门做了江恩的四方形等等,反正这种地方就是消息的集散地,想到这儿我急忙站起来匆匆地往外走去。

我还是想通过自己了解一些这些人的真实想法,一个职业的资金运作者最大的特点就是在资金运作的时候谁都不相信,只相信自己的所见。我来到万国证券营业部门前,这儿有一大群人在相互围成一团,就像我小时候赶集的时候看到的那种景象一样,人们三五成群唧唧喳喳的谈论股票。有人说:“现在绝对是一个小小的回调,不会是下跌的,你看看前几天的缺口说明什么,说明大盘要发力向上了,全国各地都在开人代会,有新领导上任,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股市还不表现一下,你再看看香港股市多少点,所以这儿绝对不会是高点,再说主力也不会出货的。”这个很有学问和见识的人这些言论没有遭到人们的攻击反而遭到人们的热烈的掌声,看着这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听着他这些很有道理的言论,我不得不佩服这就是大上海,这儿的人们就是见多识广,也很会联想。一会儿他们的话题再次转到有关美国的事情,说美国股市怎么样怎么样等等。我一直不明白,一个小小的股人为什么要管这么多的事情,而我这个相对于他们来说的大资金的运作者反而显得孤陋寡闻。说句实在话,在这次杀入重围解救兄弟们以来我很少看电视,一门心思地只是在想怎么操纵好参与市场的投资者的情绪,我们这样一个小小规模的市场在国民经济发展中占的比例实在太小,可以说是微不足道,何况这时候对于股市的存在来自管理层也有不同的声音,并不是说股市已经影响到国民经济的发展,影响到社会安定团结的大局,因此股市是一个小社会,这个社会在目前这个时候还不会引人注意的。

听着他们的东拉西扯我感到实在没有多大的意义,从他们喜悦的脸上我没有看到惊惶失措和危机,只是感觉到他们还是很自信,很幸福地等待财富的降临。

在那个集散地我待了大概有一个小时,再次回到办公室,我通知会计和助手到公司来,也通知我的那群难兄难弟晚上在我住的酒店酒吧等我。会计来了以后我吩咐她:“计算一下要是我们在3天之内全部把手头的持仓清理完大盘能跌多少点?”会计开始去计算,半小时后她告诉我分三种情况:“一种是控制价格2分钟卖出1000股,三天出完大盘能够下跌300点;第二种情况就是不计价格,每分钟卖出2000股,3天出完指数就会下跌500点左右;第三种情况就是每5分钟出货一次一次出2000股,三天时间出完指数下跌200点。”我看着这些数字冷静地思考,我知道这样的任何一种跌幅都会导致价格崩溃,这些都不行不能这样做。我再吩咐会计:“这样吧,我们出货时间延长到5天,不赢利的状况下你计算一下,承接力大概按照1:1来计算。”会计一会儿过来把计算结果给我,我没有看直接装到公文包里,对他们说这样吧:“我有事情先走了,你们就在这儿不要离开,一会儿领导会安排你们的去向。”说完我给领导打电话:“我刚才做了一个出货的计划,会计和助手基本上知道全部的内容,他们人现在在办公室,你处理一下,我有些细节问题还要处理我先走了。”老头子说:“知道了,你忙去吧,不要管这儿了。”我下楼以后搭车赶回酒店,他们都在等候我,我坐下让服务员走开以后说:“现在我们要全部出货,我考虑了一下要想盈利是不可能了,我最大亏损在15%,这样的话很容易出来,那么这些亏损就要你们全部承担,你们每个人可能要承担相当于30%的补贴,这些你们先准备一下,这是最坏的打算,如果好一点你们就承担15%,但是无论如何要在最多不超过6个交易日之内全部出完,这期间我们还要经受一个漫长的双休日,因此在没有完全出来之前我们要冒多大的风险还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我们的策略,一旦有什么不利的情况出现,你们还需要再次杀入,谁的股票谁接起来,维持价格向上的信心对我们都很重要。”我一口气说完大家都表示同意,大山说:“最好是在3天之内出来,即使亏损的幅度再大一点也可以承受啊,再说你只有15亿的资金,我们这次的利润都超过这个数的几倍了。”老胡几个人都是这个意思,随声附和。我说:“这不是钱的问题,主要是作为一个职业伙计,我们把资金做成这样子名声不好听,你们倒是无所谓,问题是我要承担一个无能的恶名声,不管是什么原因引起的,但是这对我的职业伙计生涯来说是不光彩的,这个圈圈不大,等我搭进去了别人都会说这家伙无能,在这么高的位置居然入市。过于极端不适合这个行当,我不是真的就回家做村长了,实现我父亲的愿望。”大家听我这样说,都说道:“那是,这个是比钱重要得多,那我们就做一个计划吧,虽然生意不大但是要当大生意做啊。”大家都嘻嘻哈哈地在一起做了一个计划,一开盘他们先拉,我开始出,接下来的几天的具体操作大家基本上都有共同认识。我最后叮咛大家:“不管出现什么情况,必须听我指挥,不能乱来更不许自作主张,如果谁愿意再次被套进去谁就自由一点。”

没事干了,大家都坐在一起瞎聊,老胡说:“我今天到一个营业部去晃悠,听到有个专家在给那些人讲课,专家说现在的这个缺口从理论上来讲是一个中继缺口,指数在这个基础上还要上涨一半,也就是说现在只是大行情的一部分。人们在下面鼓掌,有个上海老头子居然站起来激动地说:‘谢谢你x先生,你确实是一个大好人啊,能把自己的研究毫无保留地告诉我们,我们这些小户怎么感谢你啊!’”说到这儿大家都笑。我说:“没什么好笑的,老头可怜是因为糊涂,但是还要赚钱,专家可怜是因为胡说害人害己。咱们也不要在这儿坐了,休息吧,明天干活有精神。”老胡说:“老大,我想这次资金结束以后,我打算结婚。”我吃惊地看着这个小子,走过去用手在脑门子上摸了一下:“你小子没发烧吧?”老胡很认真地说:“真的,不骗你的,这是大事怎么敢在这个时候跟你开玩笑。”我说:“你不是上次说你女朋友没有你的助手温柔吗?不打算换了,怎么走到这第十三关的时候卡住了。”老胡沮丧地说:“她怀孕了,已经4个月了,他妈的最近才告诉我,搞得我一点办法都没有啊。”我笑了笑:“你媳妇这个庄做得好,你小子也算是在这方面走到头了,也是出货的时候了,以后就没有机会再夸你助手穿什么都好看,国家的资金利润可能会因为你结婚能增加一点,睡觉吧。”老胡说:“你没有一点办法?能不能出个主意啊,我实在不想结婚。”我说:“我想结婚,但是没有。你不想结婚好办,晚上把你媳妇弄到外滩,从黄浦江推下去,推的时候看准了,有那挂着外国国旗的船过来再推,这样他就会漂洋过海不会给你找麻烦了,你也就不用结婚了。”说完我在老胡头上拍了拍。大家都笑,老胡很不满地说:“这算什么办法…..”

第三十二章

今天是星期四,2月18日,早上起来感到有点冷,我多穿了一件衣服就急急忙忙地往公司赶。上海的早上车子很多交通有点堵塞,我冷冷地看着外面马路上行色匆匆的人们,感叹人的伟大和勤奋,其实每个人都知道自己迟早会死的,但是只要活着总是这样行色匆匆地忙碌,没有人想过什么都别干,干这样有啥用,迟早都要死的,何苦这样努力。

路过一家证券公司的门前,证券公司的门还没有开,但是外面已经聚集了很多股民。他们三三两两地在那儿说着什么,在等候营业部开门,这真是一个很不错的行业,在这个行业工作的人们从来不迟到,同样是工作我就想不明白为什么在这儿就这样积极,可能是这儿太现实的缘故,不管是什么样的情况都是钱来说话。

走进办公室,我发现会计、助手都在办公室忙碌,我知道这些人昨天开始已经被全封闭了。每到关键的时候这些人都是全部被封闭起来,跟外界断绝来往,就是怕他们在关键时候泄漏信息,导致我们的行为被外界发现,每当这个时候我就特别地感到我这个事业的神圣,更加更觉到高不可测,连我自己对自己都开始崇敬起来。

早上开盘了,大盘平稳地开盘,不到3分钟大盘指数在那几只股票的带动下忽然开始上涨,我知道他们在下手,昨天晚上我临时对计划作了一些调整,我觉得没有必要开盘往下打了,应该向上涨,这样才有吸引力,安排他们今天开盘就向上拉。指数上升的力度强劲,15分钟了我还是按兵不动,从他们那儿发过来的传真我看到,Gp已经达到1:7,各营业部的交易都很不错,买进窗口的人们又开始排队了。我吩咐报单员:“每分钟1000股,不限价格抛出。”我静静地看着价格的变动,我发现大山的股票涨得最厉害,我想这小子又开始发疯了,我吩咐报单员暂停卖出**,我知道我这儿出货肯定很快,说不定上午就全部出完了,但是等于全部卖给大山了,我走进里间打电话给大山愤怒地大叫:“小子,你准备重新发动行情还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疯了,你没有看看Gp是多少了,你这样搞下去我看我们还得再做一波行情,有机会吗?你现在停下来别再折腾了,赶快计算一下你手头的持仓,传真给我。”他妈的,这小子简直是疯了,老子这儿的出不去,他那儿又吃了一肚子货,真他妈的不知道在怎么想的。我从里间办公室走出来,吩咐报单员:“其它股票3分钟一次,一次1000股,**现在一分钟一单,每单2000股,卖出。”吩咐会计:“我要**每分钟的Gp,编制曲线出来。”

我全神贯注地看着盘面的变化,**还在上涨,但是已经没有刚才那么疯狂了,我感觉到买进的动力还是很强。从会计送过来的Gp看,人们很大程度上还是沉浸在上涨的喜悦中,依然没有意识到风险马上就会降临,我转身吩咐报单员:“**出货量加大一倍,上午把手头所有的**抛出。”再看走势价格已经开始下跌了,但是我看到**下跌的同时其他的股票也开始下跌,Gp在十几分钟内就降到了1:3,我感觉要立即停止出货,不然会引起恐慌性抛盘出来的,那样就麻烦大了,在这个节骨眼上,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发生价格崩溃,我对K线天生有一种恐惧感,这个东西一直向下的时候我感觉很安全,但是一旦他一直向上我就感到越来越恐惧,我大概做了一个分析,每次行情上涨到一半的时候我就开始恐惧,越到最后恐惧感越强,所以,每次我开始有恐惧感的时候我就准备出货了,我不在乎周围的任何外界环境。

我吩咐报单员:“暂停报单,已经报进去的不要撤,等候我的指令。”我走进里间办公室打电话给老胡他们:“开始拉吧,不能让价格这样无休止地下跌,上午收盘前一定要拉起来,给人一种重新向上的感觉,而且力度要大。”

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