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价值投资的引导
股票K线股票知识

股路不归第二十九章 股路不归第三十章

股票配资

第二十九章

开盘就是高开,价格维持在高位,但是成交量不是很大,很明显跟风的人不是很多,这是我昨天就想到的,但是急于出货的心情导致了这个错误行为。

昨天一大早,我看到了服务员送来的报纸,头版报道关于新股额度不是原来的40亿,也不是传说中的25亿,而是100亿,这对目前这样的市场规模无疑是一个致命的打击,从另一个方面也反映了管理层的意思,限制股市上涨,如果市场继续不跌,那么我估计后面一定会有更厉害的政策。

我也知道就目前的现状,不管再怎么说我都必须在短时间内全面出货,要不然就现在的位置,绝对是在高位。股市一旦从这儿下跌对于我来说可以说是踏入万劫不复之地,在这种紧张的不理智的情绪下,我继续选择了高开出货的策略。

今天开盘到现在已经半小时了,成交量依然不大,从Gp看一直在1:2以下,换一句话来说几乎是自己在跟自己交易,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根本就无法判断自己的行为正确与否,我烦躁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这种被动的局面对我来说是头一次,但是这次我背负着一个沉重的情感的负担,一旦这次失误我自己所承担的责任有限,但是老头子的责任很大,越想越烦越烦越乱。我走进里间的办公室,我实在不愿意大家看到我这种狼狈的状态,这时候墙上的钟敲响了,告诉我现在已经11点了,我烦躁地抬起头看墙上的钟,忽然映入我眼帘的是:“你为什么不停下来!!!”这是一个据说比较有名气的人为我写的,原本是我自己在一座寺庙里看到的,我觉得很有意义,就请人写下来。我一下子清醒了许多,快步走出屋子,吩咐报单员停止报单,这样卖出去还是在自己手里,无形中还增加了成本。

我回过头再看走势的时候,价格已经开始下来了,到上午收盘的时候指数距离开盘价已经下跌了十几点,我压力很大,根本没有吃饭的心思,可是很奇怪价格一下来反而有了成交量,我精神一振,通知报单员抛出去3000股试一下,结果很快就被吃掉,我感到奇怪,打电话问他们是否在接盘,他们说没有啊,我明白人们虽然害怕但是还是希望抢短线,赚一个蝇头小利,这可能是小资金的聪明之处,他们总是认为抢短线利润最大,风险最小,只要有机会他们都会不惜一切代价地冒险,很多人高位长期被套的原因就是这种思路,你只要让他们赚一次钱,在他们的眼里地球都很小,地球已经不能满足他们的生存需要,想到这里我心里轻松了很多。我打电话给他们,你们下午不要动作,我来做,有事情需要你们动手的时候,我会电话通知的。

中午,我一个人来到静安寺,我想这时候我需要到这儿来。我买了门票以后,在寺院里我买了香,虔诚地对着佛像鞠躬,这时候的我心里空荡荡的,我感觉我这时候的灵魂特别纯净。佛乐,香火,虔诚的人们,这时候的我没有任何恐惧和担忧,这儿有许多的游人,他们享受着这个世界里的幸福和纯净,他们不会理睬股市会不会大跌,更不会想象散户要是不愿意接货怎么办,没有那么多的勾心斗角,更没有这样那样骗人的计谋,就这样我在这个纯净的世界里净化另外的我的灵魂。

当我走出寺庙的时候,我很奇怪我干什么去了,祈祷?为谁?为我吗,我想我的这个举动很愚蠢,我想神明肯定是公正的,我这样的作法在神明眼里应该是作孽,所以神明肯定不会帮我的,想到这里我自己都笑了。这样一来心情反倒比刚才开朗了很多,走路的步子也不是来的时候那种拖沓,我就是很奇怪我怎么没有祈祷神灵保护我,现在想想即使许愿估计也不会有多大的作用,神明旁边也肯定有会计,他一定会计算一下,这些人们给佛的贡献和佛给的庇护是相对应的,我总共就花了50元不到,我想佛肯定不会保佑我得15亿的资金,如果要是真的保佑了,我想那个手下的人肯定是失职的。

到了公司,我开始慢慢地品尝那些原本很苦的咖啡,感受这种苦苦的味道对味觉的刺激。

开盘了,指数在无人维护的情况下并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还是古人说的好,自己吓自己要比别人吓自己结果更糟糕。我吩咐报单员:“抛出1000股,就这样的单量,每5分钟下单一次。”我静静地看着价格的走势,会计送来Gp我看了一下是1:4。要比我刚才死命地拉的时候好了很多,看来人们还是愿意在比较低的位置介入,顺其自然比较好,就这样小成交量的成交,虽然很难在短短的几天出货,但是也不至于象我想象的那么糟糕。下午2.30的时候,价格忽然大幅度地下跌,从成交的情况来看,很可能是一些消息灵通的聪明人开始跑了。我打电话吩咐那几个人:“开始接货,不能让价格这样跌下去。”15分钟后价格不再下跌,慢慢地开始向上回升了,但是这样脆弱的走势,我肯定不能出货,就这样价格没有在最低价的位置收盘,成交量较昨天萎缩得厉害。我没有话要说,根本没有说话的心思。

第三十章

夜,这城市的夜晚不像乡村的夜晚,灯光让夜色失去了原有的神秘和浪漫,我忧郁的心情使我那儿都不想去,我关上所有的灯光,屋子里一片漆黑,我打开我喜欢听的音乐…

我最喜欢听的音乐就是哀乐,我从那个乐曲里听不到恐惧,我听到了生命的可贵,我能听到生命的欢乐。那种如泣如诉的韵律让我不平静的灵魂得到了稍许的安慰,我知道我最起码还活着,这就是最珍贵的。哀乐缓慢地在空中回旋,我试着动了一下我的腿脚,我真是的感受到自己还活着,我忽然情绪开始高涨,我为自己的活着而兴奋,我起来打开所有的灯,拿了一瓶酒,我独自为我自己斟上,我静静地端起酒杯,我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边那个陌生的我,就这样我越看越觉得自己很陌生,回想起走过的这么多年,我好像什么也没有做,一下子就这个岁数了,想着、看着,不知不觉眼泪就这样静静地流着,当我看到镜子里的我在流泪的时候,我自己居然吃了一惊,我居然也流泪?我奇怪!!

我端起酒杯,猛的一下把满满的一杯酒灌进嘴里,但是我无法克制我的眼泪,索性我就放声大哭一场,我哭我自己苦难深重的童年,我哭我不能在父亲床前行孝,我还哭自己在这个股市的炼狱里遭受这样的折磨,我的实际年龄并不大,但是我的沉稳和冷漠让别人看起来我足足有40岁。我从小就苦难深重,但是也是一个很幸运的人,记得9岁的时候,我上小学,上完晚自习回家就已经很黑了,冬天的黑夜要比夏天来得早,8点钟的时候就已经是很晚了,但是父亲那个时候还在地里跟所有人一起大搞农田基本建设。有一次我回家忘记了钥匙不能进家门,就坐在窑洞边上等候父亲回来,雪下得很大,我就这样卷曲在窑洞前,慢慢地睡着了。等父亲回来以后已经是差不多晚上12点钟了,看到我在门前坐着睡着了,父亲把我抱回家,他烧热了土炕,给我做了吃的,我晕晕乎乎地吃完就接着睡了,半夜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看到父亲靠着窑洞的墙壁坐着抽烟,煤油灯的昏暗的光线映出父亲充满艰辛的脸孔,我躲在被子里哭了。第二天早上起来,父亲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给我的书包里装了一个馒头说:“念书去吧。”那时候我从我父亲那儿学会了坚强。

就这样回忆着失去的岁月,我感觉到心情慢慢地好起来,只是想念我的父亲。夜里我梦见父亲打鼾的声音,是那样的熟悉和真实…..

早上,开盘以后走势极其迟滞,成交也很清淡,低开以后我试着向上推了一下,但是收效不大,Gp几乎是一对一,我知道大家目前都在观望,最起码没有人这个时候想过跑出去,只是在看势头,大家对大势看多的意愿还是很强,要不然这样的成交量早就下去了。如果这时候要是硬性地向上推动的话估计反而会引起大家的疑虑,我想要是猛然下砸,一定会吸引那些做短线的人,现在的状态和思路应该继续像上次一样。想到这里我走进里间的办公室拿起电话对那几个人吩咐:“我想开始往下砸,但是他们不能跟着砸,另外也不能接货,需要托盘的时候我会通知他们。”说完我走出办公室吩咐报单员:“一分钟报单一次,每次2000股不计价位抛出。”我看着价格开始下跌,速度并不是很快,低开冲高的那一点点涨幅十几分钟的时间就不见了,但是一直不放量,我这样的单子根本不可能在1分钟内成交,开始积压单子了,人们能够很明显地感到卖压的存在,看到这个现象我吩咐报单员把刚才报出去没有成交的单子全部撤掉。这时候我看到一个100股的单子一下子把价格拉起来了,我明白在这一只股票的反应就是说明了其他股票的走势也一样,看来人们的顾虑还是比较大,但是绝对没有绝望,因为我抛单的Gp是1比1.5,这就充分说明别人还不愿意跟我抛空,还想赚钱。

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