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价值投资的引导
股票K线股票知识

股路不归第二十五章 股路不归第二十六章

股票配资

第二十五章

看着远远的那个地方,那就是静安寺,我对那个神秘的地方一直有一种好奇,我想我什么时候走进去,感受一下那种气氛,我想人可能在感到孤独无助、对周围人或者事物都失去信任的时候,就很容易走进这儿寻求寄托。

“老师,指数现在1400了。”我转过身吩咐报单员:“5分钟一次,每次1000股,不要间断,没有价格限制,什么时候停止下单,等我通知。”我感到非常压抑,我不知道这些王八蛋是过于狂妄还是压根就没有想过我,总之今天的事情让我感到很不舒服,看着会计送过来的Gp已经达到1:7,我心里这时候忽然产生一个恶毒的念头,要是负数的话对这些家伙肯定是一个很大的打击,想到这儿我浑身一颤,我被我这个恶毒的念头震颤,要是真的这样不是他们几个人的事情,现在我和他们已经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有事情的话谁也跑不了。想到这儿我心中的那种忧郁和不平就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我冷静分析盘面的变化,然后开始冷静地指挥他们出货。

当指数创新高以后,买盘蜂拥而入,我们的单子早就停了,但是价格还是飞快地上涨。这个时候我很有一种成就感,我只有在这个时候对我自己最佩服,能够利用行情的走势影响这么多人的情绪,然后通过他们情绪的变化间接地支配他们的行为,这些人里边就有赫赫有名的董事长、总经理,也有自命不凡的上海城里人,更有狂傲的北京人,精明的武汉人,生意头脑发达的广州人,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乡下人。临收盘前半小时,老胡打电话来告诉我:“已经出完了。”我说:“知道了。”这时候我一下子感到空荡荡的,心理特别难受,我知道这个特殊战场上的新一轮杀戮又要开始了,不知道有多少英雄豪杰要倒下去。

我吩咐会计清算一下,我们这次总共进了多少货,到现在的帐面情况是什么。

一会儿会计给我一份清算单:总计占用资金14.7亿,8只股票,目前的帐面浮赢是17%。看了这份单子,我感到很舒服,比我预想的要好得多,如果实际亏损在15%的话我就很轻松的出来了,那么这次就能够赢利20%,对我们的领导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业绩。

收盘了,今天以最高点收盘,成交量创下这轮行情以来的最大的量,我知道要不是这几个家伙麻痹大意,今天的成交量不一定有昨天的大,Gp为1:10,这也是这轮行情以来的最为强烈的一次,人们追高的那种欲望是多么的强烈。

作为一个大资金的运作者,我不喜欢过分关注技术指标,但是我很喜欢看抛物线指标,我的老师在讲这个指标的时候,他告诉我们:人们在坐飞机的时候都要买保险,买保险的目的并不是说一上去就会掉下来,而是说万一掉下来的话,能为生命增加最后的价值。那么抛物线对于一个从事资本运作的人来说,这就是我们的保险单,不管你是多么大的资金,但是有一点你必须明白,行情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不是人能够操纵的。看着这个奇怪的线条,我感谢前人的努力,给我们留下这样一个保险单。我庆幸这些人看不懂这个保险单,更庆幸人们不能摆脱自身天性—恐惧和贪婪。

我心里计算了一下,现在的价格没有高于那个生命线,也就是说假如我能够站在这个价格之上的话,那么我的出货空间就有将近100点的空间,这样的话就必须快刀斩乱麻,不能犹豫不决也不能想法太多。

我走进领导办公室,告诉领导我们这次总共进去不到15亿的资金,我计划出货,利润大概能保证在15%左右。看现在的这种走势估计行情不会维持太长的时间,一旦行情翻转向下,我们的风险就是85%,那么造成的亏损估计在30%。领导听完我的话,说:“好好好,就这样办吧!你这几天辛苦了,忙过这一阵子也应该把你自己的大事办一下了,不能总是单身啊!”我感谢这个老头子,以前对老头子一直不太尊重,很多原因是因为自己乡下人的自卑,记得有一次和领导一起同坐一辆车办事,路上有一个拉煤气罐的卡车忽然翻了,煤气罐满地都是,在路边有一个煤气罐嗤嗤地冒气,老头子一下子打开车门,冲出去迅速拧上阀门,这一切很快就发生了,我赶快跑下车拉起老头就跑,我说:“这太危险了,一旦遇到火爆炸了就不得了。”老头说:“这时候哪能顾得了那么多,这要是爆炸了,可就不得了。”看着这个油光光脑门子的老头,我鼻子里酸酸的,他是军人出身,这件事对我的影响一直很大,几乎可以说是震撼,我知道他的身份可不是我这样的。

“喝点水!”老头子招呼我,我急忙站起来说:“不用了不用了,我要走了,您先忙着吧!”老头问我晚上能不能到他家去做客?我笑了一下:“以后吧,我今天晚上要约会。”老头说:“那好,以后一定去啊!”我说:“好的,我先走了!”

走出领导办公室,我给他们打了一个电话,通知他们晚上到我住的酒店来,他们连声答应“一定一定!”

天,灰蒙蒙的,让人无形中感到很多的压抑感!我让司机送我回酒店,今天居然没有要走走的兴趣,他们的货都出完了,没有给我留下轻松,却带来了异常的沉重!

第二十六章

我不喜欢喝啤酒,喜欢喝中国的西凤酒,那是我老家陕西的一种名酒,我每次回家归来的时候,都喜欢带一些西凤酒来。

夜里,我们大家相聚在这个在上海很有名气的酒店,据说当时蒋介石结婚就是在这个酒店摆的筵席,名店名人,我们坐在这儿没有感到名人名店带来的那种自豪和舒心,大家按计划都已经出货了,现在只要安全地把我砸进去救人的那些资金顺利撤出,这次营救就算彻底成功了。

老胡端起酒:“老兄,这次多亏你及时出手,感谢的话我就不说了,我们大家心知肚明,多余的话讲了也没有什么意思。这次让我感受最深的就是在资金运作的时候,对投资大众心理把握非常重要,过去在这方面我想得不多,这次真正算是领教了。”我说:“不是说很重要,而是在资本运营的时候,对其他投资人的心理把握是绝对因素,其实那些人也在无时无刻地揣摩我们的心思,股市是什么?就是一场斗智的游戏,说白了就是骗跟被骗的一个过程,这在世界任何一个市场上都是存在的,其实人们买卖股票最根本的因素就是情绪的变化,你要是忽视了这个,你根本就不能掌握对方在想什么。我们是大资金有能力控制局面,那么就应该有能力调控这些人的情绪,能够操纵投资人的情绪你就能让他干你最需要干的事情,恐惧对人类来说,是天性,没有人完全能够丢弃这些天性,疯狂的下跌,他们一定会因为担心自己的股票遭受巨大亏损,他们就会不计成本地卖出,你要是大涨,那么他们也会担心自己不能获取利益而急急忙忙地跟进,不是这些人傻,而是条件决定了他们只能如此而已。”大山说:“我总是不明白,人们为什么总是要在下跌的时候卖掉股票,涨起来以后才买进股票,这明明是做错了,他们为什么反应不过来?”我说:“不是他们反应不过来,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根本就看不明白未来到底怎么走。你是什么?你能够知道未来到底向那个方向走,你才能这样说,把我们跟他们放在同一个位置,那么那个时候的我们也不会这样运筹帷幄了,也是象一个没有头的苍蝇,到处乱撞。他们没有什么基础,对股市的了解几乎等于0,他们也根本没有想过从最基本的地方来了解这个市场,他们所具有的概念就是打听消息,走捷径。你没有听听电视上那些专家的话,他们对每次行情的下跌都有理由来解释,大众投资人也就开始模仿这些专家了。”老胡说:“是啊,简单的资本的流动规律都不知道,就开始进入市场了。”

我说:“大家都不要说这些闲话了,我考虑下周一开盘,你们就把手头的那些东西折腾一下,让价格大幅走高,但是必须用高开的形式。你要是采用对倒的话,那样消耗太大,高开比较轻松一些,如果能够在3天成交超过100亿,那么我就能顺利地出货了。”说完以后,我忽然笑了,大家奇怪问我笑什么,我说:“我们这样不知道算是什么?好还是坏,资本运作对于外界来说好像非常神秘,然而我们实际上也就是这样几句话,我每次做计划的时候都想写得有点水平,但是文字表达能力总是不争气,我真的很佩服那些专家,怎么那么多的术语,而且天天说,这玩意不是一日的功夫啊。投资者对我们只有神秘,对那些人却是崇敬。”大山说:“那些投资人自己懒惰,不想劳动总是等候那些专家的推荐,怎么会不对他们崇敬?”老胡说:“兄弟啊,你不能要求他们象我们一样,从经济学里边学会投资分析的方法,更不可能让他们学会垄断的原理,你就看看他们连最基本的资本的流动规律也搞得乱七八糟,就知道了。把技术分析看成万能的,不管是那一类的指标都想在上面看出买卖点,好像不管是什么指标,只要是指标都可以拿来买进卖出。”我说:“算了,你不要再说了,把我们放在那个位置比他们强不到那儿去,那是一群弱者。在我的资金没有出来之前,我们不能说是成功了,15个亿一旦有闪失,按照协定你们也算是白做了。为了稳妥起见,我们明天到咖啡馆去一趟,和那些人聊聊,听听他们是什么看法。”

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