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价值投资的引导
股票K线股票知识

股路不归第二十一章 股路不归第二十二章

股票配资

第二十一章

11日早上一开盘,8只领头羊全部高开,导致大盘高开40多点,巧妙的是当天的媒体报道了一条关于不增加新股发行额度的报道。人们的情绪很容易调动,在昨天收盘还是下跌的行情居然高开,市场上没有几个人能看懂行情怎么走,高开回调再次大幅度拉高,这一系列动作就在半小时内完成,人们看到价格上涨开始有买盘大量涌进,观察盘面再看时间我感觉差不多了,就打电话告诉他们:“出吧!”3分钟后凡是挂的单子全部成交,不管是什么价位,价格开始5元的幅度下跌,紧跟着就是10元,15元人们来不及反应价格就开始疯狂的下跌,在当时的交易条件撤单根本就不可能,人们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单子被成交,然后价格继续猛烈的下跌,我不知道当时人们是什么感受,但是我自己有一种特别的恐惧,价格疯了一样下跌,我能感觉到那些上午挂单买进的人,来不及撤单的那种绝望,我又想起那个可怜的老太太,我不知道这时候的她是什么样的心情,更不知道他目前是持股还是持币,我的灵魂在颤抖。

临收盘的时候,大盘已经跌去50点还多,他们打来电话希望中午能在一起吃饭,我说可以,中午我们在一起吃饭。老胡说:“这样做行吗?太可怕了,会不会没有短线客介入,一旦我们的计划失败,那….”说到这儿老胡不敢说下去了。大山接着说道:“上午真的是太可怕了,我们的单子一挂出,价格就像断了线的珍珠般往下滑落,我真不知道这样下去,结果会怎么样啊。”我看了他们一眼说:“下午开盘以后,你们先不要出,等我的回话,但是轻易不要改变结果,吸引不来短线客主要是跌幅不大,下跌的速度不够快,今天把握在100点的跌幅,这样我估计会有人参与的,最起码我们今天和昨天出了不少的货,这样做也值得。”

下午开盘,我吩咐报单员8只股票各买进1万股,结果没有想到价格竟然向上猛涨15元,我忽然明白,巨大的抛单并没有引起散户的过度恐慌,我之所以陷到这种恐惧气氛中的缘故就是太过于感情用事,影响我情绪的就是那个留在我记忆深处的那个老太太。会计送来跟进比率,我看了一下居然是5.4,我走进里间电话告诉他们:“现在开始加大力度往下砸,不要计较价格的高低只要你能成交,拼命地抛出,在上午的基础上出货量加一倍,价格不要计较。”

走出里间的屋子,助手跑过来说:“老师,我们刚才吃进的股票猛烈的下跌,怎么办,我们要不要抛出?”我故意问:“你说怎么办?”他说:“不行咱们跑吧。”我说:“好,按照你说的,抛出吧!”

看着电脑上的价格走势曲线,上午大幅度振荡之后,下午一路几乎接近45度角的角度急速下跌,大盘指数在短时间内砸破1400点,我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时候忽然很兴奋,刚才那种仁慈被市场的这种气势扫荡得荡然无存,我吩咐会计:“你计算一下就现在的这种速度和成交量,到收盘的时候,成交量估计应该在多少,计算一下跟昨天成交量的比例。”

3分钟不到,会计准时把这些东西交给我,我看了一下,感觉今天人们的抢短线的热情没有昨天高,这可能与上午开盘对人们打击比较大,人们还是有戒备心。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我吩咐助手:“你现在给我搞一份几个有名气的券商营业部的交易情况,以及客户目前的资金和持股的比例。”

10分钟以后,助手交给我几张打印好的纸张,我大概看了一遍,各券商的客户交易基本差不多,新开户资金没有进去,而老开户的资金基本上是股票,只有不是很多的人参与交易,我分析了一下,这样下去还是不能激起这些新股民的冲动,下跌对他们来说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因此,应该换一种手法,参与短线交易的资金已经基本上都在做,想到这里,我走进里间,打电话通知他们停止出货,开始向上拉,个人拉各人的,最后我来收口,上涨的时候要快,不能犹豫不决,不要过分担忧好不容易出来的资金再进去。

走出里间办公室,我吩咐报单员:“开始吃进,原来的8只股票每只各买进5000股,每次报进1000股,5次下单。”价格迅速地上涨,这时候会计送来的跟进比率是1:4.6,我感觉到有人开始冲动了,短短的15分钟能改变人们的思维是不可能,换一句话说就是人们还是看好这个市场,并没有在乎今天价格的下跌,更谈不上因此而改变看多的思维。

上涨还是能够令人兴奋,毕竟上涨就赚钱啊!

第二十二章

晚上,我们相聚在这个咖啡馆,我没有多的话要说,我只是想听听在这儿聚会的这些大户在干什么,这些人几乎每天晚上都到这儿来聚会。他们之中也确实有一些高人,对我们的意图基本上能摸清楚,但是对方最大的缺点就是不太相信自己,而他身边的这些人都是比较善于言谈的,他的观点在一定程度上被大家否定,无知狂妄的朋友是多一个因素,最重要的就是没有自信心。我知道人和人的智商差不了多少,没有谁比谁高明多少,唯一的区别是承受压力和打击的能力,失败对于参与资本投资的人来说是家常便饭,但是人们总是把这些归结于有针对性的倾向,总是怀疑自己的能力或者怀疑被人有针对性的伤害,市场上一直流传这样的经验,说是买卖的时候单子不能大,要不然会被庄家发现,我听到这些感到可笑,这些善良的人们总是用现实生活当中的一些方法而且是普遍存在的方法,指导自己的股票操作,说句实在话,你就是一次买一手我也能感觉到你们在做什么,难道庄家的操盘手真的会愚昧到发现大单子才会认为你们跟进或者出逃,真的很可笑。

这儿有一个人姓孙,嘴巴特别利害,是一个典型的上海男人,说话的时候语速特别快,大概是因为有外地乡下人的缘故,这位先生用那种上海普通话在讲述自己的观点,在这儿的人对他可以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反而对我们这些不善言谈的人们视若无睹。老孙说:“照今天的这种跌幅和成交量,明天开盘一定会大幅度反弹的,我们可以大胆地跟进,你看我今天临收盘的时候进去,到收盘每股已经有10块钱的赚头,明天一大早继续上涨我不是赚多了吗?但好似我让小李买进你还不敢买。你看看多可惜。”那个被教训的小李,赶快点头哈腰的说:“是是是,没有听孙先生的话,吃亏了。孙先生你看明天应该怎么办?”老孙说:“明天大清早你就大胆地跟进挂单吧,就照昨天收盘价挂单,我们的单子挂在那儿最少需要十几分钟才能成交,晚一点挂根本就不可能成交。”

我当时在想:“这家伙真的不错,考虑问题还很全面。”

看看表,已经11点了,我告诉大家回家吧,临上车前我吩咐他们明天低开,争取让这些人全部成交。老胡说:“这样会不会有问题,让他们跟进负担很重,中途他要是杀出的话,我们不是手忙脚乱吗?”我说:“放心,只要让老孙这次说对了,这些人都有利可图的话,他们不会给我们带来麻烦的,只要老孙在。”看大家的表情还是没有明白我得意思,我说:“回家睡觉吧,不要多想,照我说的去做,明天低开,15分钟以内拉起来,明天是个好日子。”

上海的夜总是灯红酒绿,行人总是不断,我就不明白,这么晚马路上的这些人都在干什么,他们会不会也和我一样,单身,住在酒店,感到无聊就出来在马路上晃悠。车子从南京路过的时候,我总是有一种感觉,好像是从山里出来,我真的很想在这个城市里多走走,感受一下这个城市的激情,说上海是女性城市,我相信,那么多的服装好像有3/4都是女性的衣服,淮海路上一大群一大群的漂亮女孩总是络绎不绝,我想应该发明一种指数,叫漂亮女孩指数,那个城市漂亮的女孩子多,就应该经济发达,因为美丽、漂亮好像总是和富贵相连,这个中国最繁华的大都市应该指数不低吧。

我一直奇怪,天天这样欣赏上海的美女怎么就没有一点心思,娶个上海女孩做老婆。想到这里,我感到我自己很奇怪,匆匆忙忙下车,走进房间对着镜子看了半天,我好像没有什么毛病啊,除了个子矮一点,其他的我都很满意,我没事的时候总喜欢夸奖自己,就连我个子矮也被我看作是优势,最起码节省衣服,走路的时候不害怕天空掉下石头砸到我等等,反正在我眼里我的优点简直说不完。

睡觉前洗澡,我觉得我自己在裂变,睡觉的时候穿睡衣,我不知道这是一种进步还是愚昧,总之我一直被这个城市改造,但是我知道我根本不能融入这个城市的生活,我不喜欢站在菜市场和小贩斤斤计较,更不愿意在厨房拳打脚踢,最不能接受的就是那种母权等等。我躺在床上就这样乱七八糟地胡思乱想……

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