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价值投资的引导
股票K线股票知识

股路不归第十一章 股路不归第十二章

股票配资

第十一章

时间过得很快,没怎么感觉到有多少休假的快乐,就已经到了正月的初四,今天是我要回单位的日子,明天就是初五了,股市要开盘。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快就要开盘,为什么不利用过年多休息几天,真是的。

清早起来,我在山下挑了几回水,我们老家吃水还要在山下去挑,这是人老几辈这样生活下来生存方式,父亲也知道我今天要走,默默地一直不做声,这个时候的我总是非常的恨自己,我要是没有念书该多好,我就可以在家了,最起码能和父亲在一起过一个完整的年,但是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我性格里边的那种叛逆精神,根本就不具备让我在这儿长久生存下去的条件,我想即使我没有干到目前的工作,那么我至少也是一个游走四方闯天下的打工仔。

回想这次回家过年的几天,也没有陪父亲一起好好地说话,整天不知道在忙什么,初一和本家的几个弟兄在村里挨家挨户的给人家拜年,这是我们这儿的风俗,也是不能马虎的,要是那个家族的人不到村子里去拜年,往往会被人看作是没有教养的家族。因此,每年的大年初一,以家族为单位,人们成群结队地进行团拜活动,我想这个活动大致上跟那些国家级的团拜是一样的意思吧,主要为的是加强联系。初二是已经远嫁的姐姐姐夫一家人来家里给父亲拜年,姐姐比我大20多岁,来家里以后就忙前忙后,不像别家的女儿来娘家,有很多人伺候,我母亲去世得早,姐姐从小就开始了操持家务的事情。我有两个姐姐,大姐在我两岁的时候就嫁人了,二姐出嫁的时候我大概也就是8岁,两个姐姐在我童年的回忆最深的就是,我整天盼着姐姐来我们家,这样我就能吃一顿可口的饭菜,平时就是我和父亲做饭,做的饭不怎么样,就是能吃饱而已。衣服都是姐姐每个星期来我们家里一次,给我们洗衣服,那时候条件不好,穿的都是打满补丁的衣裳,常常是衣服破了就眼巴巴地等姐姐来我们家。有一次,我在院子里玩,忽然听到树上有喜鹊叫,我就大声地喊:我姐来了,我姐来了。急急忙忙地跑出院门,果然就看见姐姐带着一提兜在自己家里做好的烧饼,我兴冲冲地接过姐姐手中的烧饼,大摇大摆地走在前面,彷佛姐姐是一个什么伟人一样,让我自豪。初三无所事事地和村上的童年玩伴无聊地说了一天,一个年就这样匆匆地过去了。下午1点,我终于要离开家了,父亲忍不住地流下眼泪,眼巴巴地看着我说:“你路上要小心,平时吃饭的时候早点吃,晚上不要出去,城里人多汽车也多,你自己要照顾自己。”这时候我实在忍不住了,哭着对父亲说:“伯,你不要管我,我现在都是大人了,你要好好照顾你自己,你现在这么大岁数,就不要再干活了。”我努力地克制自己的感情,父亲依然眼巴巴地看着我,眼泪不断地在流,嘴巴多多嗦嗦地说不出话,父亲坚持要送我到村口,我没有反对,就和父亲一起在姐姐姐夫的陪同下,向村口走去。后来我知道我走后父亲就这样天天在村口看,天天如此,他明知道我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回家,但是他还是忍不住地天天在这儿等候。

坐了两个小时的汽车,2个小时的飞机,我回到了这个繁华喧嚣的都市上海。

第十二章

到了上海,我没有一点兴趣和大家在一起娱乐,心情还是沉浸在和父亲离别的心境之中,就这样匆匆吃了一点让我这个北方人难以下咽的阳春面,就早早地睡了。

早上7点钟,酒店的前台一如既往地打来了叫我起床的电话,有星级酒店的服务可能就在这儿体现吧。

大盘在高开以后一直向上冲去,这种上冲的势头让我一度对自己的决策产生怀疑,整整一个上午我不想说话,我只是想找到说服我继续维持自己决策的依据,我几乎看遍所有我能看到的技术指标,但是没有任何一个指标支持我的观点,我百思不得其解,相信自己的决策是没有错,但是我的决策必须有依据才能够站得住脚,否则那就不是自信了而是自负,在这个市场上很多人失败都是因为自负的缘故,我是不是错了?

非常矛盾的我,在整整一个上午的煎熬中没有找到任何思路,中午吃饭的时候,领导过来说和我一起去吃北方的面条,我先是很奇怪地看了一眼这个南方的男人,今天怎么会想到吃北方的面条,但是我马上意识到吃饭可能是借口而已,于是就和他一起去吃饭,一路上大家都没有说话,在饭馆等候面条的时候,领导说:“你看,咱们是不是也考虑停止出货,反手加仓可能更好一些。”说句实在话,我也是这样想的,但是我无法说服自己内心的那种恐慌,这种恐慌不是无缘无故地产生的,而是来自对市场这种走势的担忧,由400点启动,到现在不足三个月涨幅达到300%还多,我现在无法为这次要介入的资金确定赢利目标。我问领导:“那您看我们应该把赢利的目标定到多少?这恐怕不好说,你看定多少合适?”领导反问我。我说:“我不知道,首先,要是定到20%的话我们根本没有这个必要,前面的利润早早就满足了我们的赢利需求,但是要定到70%我实在没有把握,在涨幅达到300%的状态下,很难找到入场的新资金。”领导说:“我知道的几个机构都没有出货,原来出货的几个在春节前反手加仓了,现在看来他们是做对了。”我没有吭声,这时候面条做好了,我们就开始吃饭。

吃完饭,我马上回到办公室,吩咐助手:“开始查一下最近新开户人数,再查一下几个比较有影响的大券商那儿的客户交易情况,半小时之后把所有的数据给我。”我于是开始打电话,和几个行业内的人物聊闲天,我发现每个人都对未来满怀信心,人人都在想方设法筹集资金,我感到脊梁骨发冷。

半小时以后助手准时把资料交到我手,我开始对这些资料仔细分析,新开户数增加了40%还多,短短的三个月时间居然这么厉害,看来股市确实涨了,涨得在家坐着的人都坐不住了,我开始分析新开户地域分布情况和年龄结构,我发现在地域结构上最近增加的人数,外地客户占了相当大的比例,而上海、深圳、成都、这些热门地区的客户增加还是那个样子,年龄结构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占据了相当大的比例,从以上的开户情况看,最近的股市上涨影响已经不是小范围了,而且让那些饱经沧桑的老人也愿意来到这个市场了。几个比较活跃的小机构还在增仓,几个比较大的券商那儿的客户几乎全部满仓,几乎没有人愿意交易了,现在人们持股可以说一夜就赚一大节,傻瓜才愿意这时候进进出出。

那么就有一个奇怪的问题,有钱就买股票,有股票就持有,这时候到底是谁在出货,没有人出货怎么会有人可以买进?这时候我忽然清醒了,记得老师曾经说过:“当所有的思路和矛盾都归于统一的时候,那么新的裂变马上就会发生,而且这种发生在战场上的统一和寂静过后将会产生更大的震动。”

我急急忙忙的打开电脑,敲出brar以后,我大吃一惊,br的数值几乎高于ar2.5倍,这就说明在大家极为兴奋冲动的时候,有一个比较理智冷静的人,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在悄悄地给大家提供入市的筹码。但是我还是不能下定决心,于是我走出办公室,向附近几个券商的营业部走去,我想和大家聊聊,看看这些和我一样的普通的想发财的人们是什么样的想法,我和一个一边看盘一边在和别人津津乐道的人说:“现在这样涨怕不怕?”那个人回过头象看外星人一样说道:“你脑子有毛病啊?才涨了几天啊,就怕成这样子。”我再看看柜台前人们争先恐后地在存钱,柜台后面的小姐根本谈不上什么服务态度,能让你早早存钱就算帮你忙了,还计较什么态度,人们确实疯狂了。

我决定无论如何必须全部出货,走出大门,看到一个蹬黄油车的人站在一边看窗户上的行情,我心里奇怪:“你也炒股?”他说道:“炒啊,干什么不炒,几天就赚好几百,傻瓜才不炒股。”

我转过身,拿出电话,通知助手:“全部出货,把手头的股票在三天之内全部出完。”

我挂了电话,又给领导打了一个电话:“我不同意加仓,把所有的货全部出完,在原来计划的基础上减掉一半时间,三天全部出完。”领导愤怒地问:“为什么?你没有看到行情在涨吗?你脑子有毛病啊!”我没等这个猪头再骂下去就挂了电话。

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