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价值投资的引导
股票K线股票知识

股路不归第九章 股路不归第十章

股票配资

第九章

做饭对我来说不是很陌生,小时候我就学会了做饭,和父亲相依为命的日子是最值得怀念的日子,在我记忆的深处只有父亲在案板前揉面的身影,我一边做饭一边随思绪无边地飞扬,我回想起我刚刚到上海的那一天,一下飞机没有顾上休息就到外滩去转转,以前也曾来过上海,但是这次和以前任何一次都不一样,看着缓缓流动的黄浦江水,我感慨千百年来,就是在这个黄浦江的两边发生过多少悲欢离合、也曾发生过多少的商海沉浮,一代一代的富商豪杰都在这个中国最繁华的商业大都会兴衰沉浮过。

“煮面条的时候放点菠菜吧。”不知道什么时候父亲站在我的身旁,我随口说了一句:“好的,我待会儿再做一些汤吧。”父亲说着就坐在灶火旁,帮我烧火。“你们主要做什么?”父亲问我。我说:“就是买卖股票,差不多跟做生意一样。”“买那个干什么?”父亲问。我说:“赚钱吧!最主要的就是赚钱,这些你不知道也搞不明白。”在父亲的眼里对这个事情总是弄不明白,但是他总是想按照自己的理解尽量地搞清楚,这样就可以告诉别人这个工作和赌博还是有区别的,免得村上的人都说我在外面赌博。

曾经有人给我讲过上海是一个女性化的城市,男人永远都是那么干干净净的,一尘不染,男人们都喜欢入厨操练,女人们总是坐在一起夸奖自己关起门来教训个没完没了的男人多有能耐。但是女人们都是那样的光鲜。其实上海的女人并不漂亮,但是我们绝对不能否定上海女人的精明能干,她们也确实很会打扮自己,一件极其普通的衣服让他们穿起来就是好看,大都市给他们那种独特的气质和天生的傲慢一直写在她们高高仰起的额头上。一个北京的朋友来到上海,和我一起吃饭,讲到:“上海女人能打扮,也会打扮,这是任何地方的女人都不能比较的,就拿她们烫头发来说,什么样的发型看起来都好看。”我笑了笑说:“你可能没有看到她们精明的那一面吧?”“水开了。”父亲说道。我急急忙忙地煮面条。

22年的5月8日,股价突破460点以后,整个行情发生了根本性的逆转,但是这波行情并没有给人们带来多少喜悦,5月20日整天死气沉沉的大盘忽然在收盘前不到半小时,忽然放大量向上急拉起来,一种被压抑的感觉一下子被释放。我如释重负地放下手中的电话,通知所有的人:“今天晚上全部到茂名路,尽情地喝,所有的费用都算我的。”8号传来的消息终于在今天被证实,这是最大的事情。5月21日三大救市政策刺激的整个股市就像屁股挨了一鞭子的野马,一下子就窜起老高,600点的涨幅让我也惊呆了,我根本没有想到市场的爆发力居然如此强大,这次暴涨大大缩短了我们出货的时间,作为一个大资金,其实在价格向上攀升的时候不是最难的,最难的就是在远离持仓成本以后的这个艰难的出货过程,你必须极力地作出一种向上还要涨1000点的架势,你也必须让人和人对市场的未来充满希望,而且这个希望值远远大于人们的初始愿望。

我总是奇怪,也根本想不明白,人们为什么就不观察一下股票的走势规律。我一直有一种担心,这种下跌漫长的过程和这种暴涨的规律一旦让所有的人发觉了,我该怎么应对?我一直在想,人们思维一旦简单化,那么这个市场就难弄了,人们都是在下跌以后才考虑进货,涨起来就跑的话,这里边的游戏怎么玩?

说起选股,我觉得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那些理论就根本用不上,总共就这几十只股票有什么好选的,中国有句古话:萝卜快了不洗泥,稍微有点行情所有的股票都是鸡犬升天,哪有一只不好的,因此这个时候做股票不需要选择,只需要掌握规律就完全可以了。

实际上也就是这最简单的思维让人们绕了一个很大的圈子,永远到不了主题。

面条做好了,我和父亲还象我小时候一样坐在一起,过我们只有两个人的年

第十章

两个人过年对我们家来说一直就是这样,那时候是父亲为我准备吃的喝的。现在父亲老了,做起来也不是那么的利索了,就是我来准备了。但是父亲还是不放心我做,他一直要在旁边为我帮忙,提醒我放盐加醋,忙着烧火,其实他虽然打下手看起来要比我还忙。

吃完饭我就和父亲坐在我们家的土炕上说话,父亲的话不多,也没有什么要说的,就是听我说外面的事情。其实父亲对外面的事情并不感兴趣,他最关心的就是我什么时候能娶到媳妇,这才是压在他心上的一件大事情。父亲一直有一种担忧和疑虑,他总是不清楚我的工作到底是一件好事情还是坏事情,按照他内心善良的道德标准我的工作肯定是一件坏事情,然而他又不能明白国家怎么会允许这样的市场存在,这其中的原因我给父亲讲不清楚,也就不多讲了。我只是简单和父亲说我是怎么工作的,我们一般在开始的时候先买一点股票,低价卖出去引诱大家都跟着我们卖出,等他们卖出的时候我们再在低价的时候买回来,就这样三番五次的折腾,直至我们买进大把的股票以后,就再开始把自己手中的股票高价卖出高价买回来,引诱那些不知道内幕的人跟进,就这样一直地折腾下去把我们便宜买回来的股票卖出去,就这样赚差价。父亲说:“这不是骗人吗?”我说:“也算不上是骗人,这在国外也有这样的做法,有些国家专门成立了这样的单位,就是利用这些单位的资金实力,控制股价走势的,其实每一个买卖股票的人都知道这个市场风险很大的,也可能倾家荡产,但是人们都愿意参与这个市场的交易,因为只有这个市场来钱和亏钱最容易。”父亲问:“那你们每次买卖股票的时候给别人说不说,我说这个是不能说的。”父亲说:“那其他人怎么知道买卖股票很害怕?”我说:“天天这样宣传的,外国也有人亏了钱自杀的,这在国外很常见的。我们国家是不允许这样做的,但是很多投资机构都是用这样的手法做股票。”父亲越听越糊涂,但是在他心里总是认为这不是好事情,何况这个事情是从国外来得。

照往年的过年,我们一边吃饭一边说话,完了就是我给父亲发钱了,这是我工作以后就改过来的习惯。按照往年一样给父亲1000元人民币,1000元美金,结果今年父亲却不要美金,他把这几年积攒的美金全部拿出来,告诉我说:“这个钱用不成,人家不要。”我愣了一下:“怎么会?”父亲说:“去年他给别人缴义务工的钱,村上的会计说,这是假钱,跟其他的钱不一样,再说那儿有100块钱就这么宽一点点,钱上面印的那个毛主席象都印错了,明明是一个外国人嘛。”我听完这件可笑的事情以后心里感到特别苦涩,但是我笑不出来。我告诉父亲:“这是美国的钱,上面那个相片是人家的主席,就是这个老头子带领美国人解放了美国,所以,就把他的象印在钱上了,让人们纪念。这个钱比我们的钱还值钱,一块钱我们要拿10块钱换。”父亲说:“怎么他们的钱就比我们的钱贵那么多?”我也无法向父亲解释清楚汇率是怎么回事,就开始说别的闲话。父亲告诉我:“你给我的钱我都给你存着,等你娶媳妇的时候要用的,你二叔给孩子娶媳妇花了2万多块钱,我这几年也给你攒了1万多,再攒一年就差不多了。”我眼泪不自禁地流了出来,赶快转过身,拿出一支烟点上,心理默默地在想:“父亲啊,你这是干什么啊?我现在有足够的能力来为自己挣个媳妇了,也有能力让您老人家过得很好啊,父亲啊,您要为我操心到什么时候?”

我翻出我的行李,拿出我为父亲准备的衣服和鞋子。告诉父亲:这是一件的确良的衬衣,很便宜才5块钱,这个裤子是花了15块钱,贵一点,这鞋子就更便宜了,10块钱。这一斤茶叶3块钱,都不贵。父亲说:你看花这么多钱干什么?咱村上你刘叔开的商店一斤茶叶才2块钱,3块钱要买一斤半。父亲一生节俭,没有花过太多的钱,主要是因为那时候家里太穷,因此一直反对我花钱大手大脚,我不管买多么贵的东西都要告诉父亲,这个东西很便宜我才买来的,这样父亲就高兴。

透过煤油灯的光亮,我看到苍老的父亲的面孔,我心里一阵阵的发酸。

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