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价值投资的引导
股票K线股票知识

股路不归第一章 股路不归第二章

股票配资

第一章

怎么看这儿都不像冬天,这是1992年的上海。

走在这个繁华的都市,我心中一直很平静,平静得吓人。走入中国的股票市场可能是一种巧合,但是也是这个巧合改变了我的命运。父亲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他有着朴实和善良的本质,但是我走上这个在他看起来是赌博的行当,当时他还是感到很惊讶和担忧。记得父亲总是问我:“总是这样赌博,怎么找媳妇啊?”在老家当地的风俗,人们对这类人都是敬而远之,不敢靠近,更不敢有人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赌徒。好不容易读完大学,却在赌博,我就是现在也想不通!

夜,很宁静!这条路上的车也少,前面的霓虹灯仿佛在提醒我,不要再想农村的老家了,这儿是城市。明天还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做,思绪总是不能延续,心情难免烦躁。报纸上的消息让我很苦恼,有个人炒股赔钱以后自杀了,我不知道我会不会也去自杀。

两年了,不认识的一个新事物到现在也变得枯燥无味,整天就是价格的上上下下,我不知道这样赚来的钱和辛辛苦苦干力气活赚来的钱有什么不一样的,上学的时候,老师说过虚拟经济没有效益,只有产出。渐渐地这个道理越来越深刻了,是啊,就是价格的变动,大概是不会为社会创造价值了,但是起码解决了很多的就业,我是这样想的,这是我和老师不同的看法。

慢慢地走着,慢慢地想着,思绪没有目的,人更没有目的,回家还是继续这样晃荡下去。想到家,就想起那个只能说是住宿的地方,到现在为止,我想可能还没有人把自己的家安在一个酒店里。在这个酒店已经住了2年多了,看见大堂经理脸上的那种职业的微笑,我就想冲上去狠狠地给上一拳。这种笑很让人难受,这种笑一下子把人和人之间的距离拉大了若干,真不知道为什么全世界都要倡导微笑服务,有时候我就会恶毒地想,假如每个宾馆都设一名专门会哭的人,见了顾客一阵大哭会是什么感觉。

嘎吱的一声急刹车,我抬头一看,原来是闯红灯,差点和汽车撞在一起,我淡淡看了一眼那个说着上海话的司机,没有听懂他的话,我估计是在骂我。这时候又想到了今天的那个股票,价格像谁从高处扔下的石头一样,无休止地在下跌。

第二章

今天开盘,股票的价格还是向上的,但是10点以后,深圳那边开始有主力出货,抛压开始还看不出来,过一阵子就不得了,散户恐慌性抛盘一出来,就像山洪暴发一样,场面难以收拾。我站在办公室窗前看着外面繁华的闹市区,再往前看就是静安寺,那儿也许有很多虔诚的佛教徒在那儿祈祷自己幸福生活,再回过头来看看往下狂跌的股市,能想像出来散户无主、恐慌的眼神。这时候我的心中就会想起寺庙里的慈祥的佛像,我这时候就有一种很强烈的愿望:去祈祷!

最近的行情一直很怪,好像整个走势都是深圳那边的人在操纵,也奇怪,股市的消息就是这样的快。现在科技也发达,人人几乎都有一个砖头模样的大哥大,有身份的大都是这样子,手里提了一个有半斤重的家伙,腰里还别着一个叫BB机的东西,我想之所以这样叫大概因为那玩艺响起来的时候,总是bbb地叫个不停的缘故,还是中国的文字发达。大哥大用起来也不是很方便,有时候信号不好,为了通电话,人们不得不把那个天线抽得长长的,对着那个听筒哇理哇啦地怪叫。当时看起来很神奇,每次看到这样的景象,我就不由自主地会想起小时候看过的一部老电影,有一个解放军就是这样对着话筒喊。等我自己用起来以后才明白,那些人那样在大街上打电话,主要是想显示自己的身份而已,实际上也没有忙到正好要过十字路口的时候,就打电话,我想那时候在十字路口打电话的人多,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哪儿能看见的人也多吧。股票还在下跌,到现在已经下跌30多块钱,早上进去的人们,如果出来得慢一点,十有八九是亏损了,我没有见过87年的美国股灾,但是看到现在人们的表情,我想那个时候美国人民大概也就是这样子。

小丽进来对大家说:“你们听说了没有?刚才楼下有个老太太晕倒了,被人送到医院去了。”有人问:“怎么样?没事吧?”回答的说:“不知道。”我还是冷冷地听大家说话,心里也惊讶自己怎么就会无动于衷。大家看到我不吭声也就没有再说话了,都埋头做自己的事情。每当这时候,我就感觉很尴尬,总是这样冷漠的表情,别人肯定会不舒服,一定要改改了。于是我就开始找话和大家说,冲着想说话的人笑笑,结果这样更糟糕,被看到的人总是以为自己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急忙地解释,真是多此一举,还不如不说话.

再看看股票的价格,依然没有止跌的意思,回想起昨天为了出货和领导争吵,可是我现在居然没有丝毫的高兴,甚至于恶毒地想,要是我也没有出来的话,估价今天这样没有命地跌,我可能会笑吧。看看眼前的玻璃,这个玻璃在提醒我回到现实生活中来,我知道刚才的想法是不可能的。那不是一个职业投资者的性格,再说也不符合这个行业的职业道德。

我忽然想起,有个录相叫《杀手无笑容》!

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